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即时新闻
满城透香土红糖
2016年12月8日 10:27:46  来源: 今日浦江 作者: 徐泓

  老家在山区,从来没有种植甘蔗的人家和习俗,也无法知道那长长如竹竿的甘蔗是怎样变成甜美可口的红糖的。这个初冬在翠湖边散步时,无意间竟得以详细了解土法榨红糖的过程,得悉甘蔗变成红糖正如蛹蜕变成美丽蝴蝶般的神奇,实在是一段美丽的邂逅吧!

  远远看见红糖厂的招牌,就按照它的方向找过去,未进大门,扑鼻就是浓烈的红糖馨香。居然是一家敞开式操作的红糖作坊,后来才知这也算是他们的一种营销方法。开门纳客,红糖的榨制过程全透明地展示给过客,无形之中也会增强购买欲,而就在他们作坊的大门南边,就陈列了新鲜出品的各种红糖美食。那些甜香诱人、尚有余温的红糖,还有红糖麻花、红糖冻米糖、红糖芝麻片等等,大可以让过客饱了眼福再满足食欲。

  交谈中才知这个作坊的几位师傅都来自义乌义亭。一位师傅告诉我,他们平均年龄超过65岁,现在从事榨糖业是后继无人,不要说年轻人,就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都不愿做这种体力活了。一位姓程的老师傅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不厌其烦地给我介绍了土法榨红糖的全套流程。

  首先是削去甘蔗的枝叶根系,洗干净沥干,然后把它慢慢塞入专门榨汁的机器里,整根甘蔗缓缓塞进去,一头出渣,一头就汩汩流出甘甜的汁水,甘蔗汁流进大桶进行沉淀过滤。程师傅告诉我,现在有这个机器省力省事很多,效率也可以提高好多倍。古法榨汁的话,先要用人工切碎,再放到一台木制的榨汁机里,让一头健壮的黄牛牵动榨汁机,一点一点榨出甘蔗水,一天下来,能榨完几百斤甘蔗已经很不错了,根本赶不出活来。眼前的机器只要合上电闸,一天下来,榨个几千斤也轻轻松松。

  沉淀过滤后就抽到另外一只大桶里,再度进行沉淀剔渣,再过滤,确保一点甘蔗渣、杂质进入管道。特制的管道把已经处理好的干净甘蔗汁水输送到熬制红糖的大铁锅里。这灶台同样是特制的,一长溜并排砌着七只从大到小的铁锅,灶膛里用易燃的松木块烧出旺火。灶上两位师傅,一人一只长长木柄的大铁勺,不断地在锅里搅拌、倒腾,从大锅到小锅,按照顺序,不停地把蔗糖水舀来舀去,一方面可以让蔗糖水中的水分蒸发得快一些,另一方面可以避免糖水在锅里烧焦或结锅巴。不长时间,刚刚还是清澈见底的蔗糖水,在高温环境中不断翻滚熬炼,越来越黏,越搅越稠,到最后一口锅里,基本就是粘稠的糖浆了。

  没有一套统一的操作标准,也没法用手触碰高温的糖浆,完全依靠师傅们几十年积累的经验,最终判断这锅糖是否已经熬制好。出锅时糖熬制的老嫩程度不一样,糖的成色就会受影响,这才是考验熬糖师傅真本事的关键时候。

  浓香扑鼻的糖浆出锅了,还是那两只大铁勺,飞快地舀进一个专用的木框子里。早已候着的另一位师傅,就用一把叉头如锅铲的长叉子,来来回回不停地铲着翻着。几分钟后,奇迹出现,刚才还满锅溢金的糖浆,仿佛一下子被上苍之手抽干了水分,凝结成型,又在叉子的铲翻中,粉碎成末,变成了我们日常所见的粉末状红糖了。师傅在旁为我释了疑,锅里温度高达几百度,舀到固定的木框子里,一下子降到只有常温的几度,自然很快从液态变成固体了。

  程师傅在边上笑着催我,“快尝尝,快尝尝。这个时候的糖是最香最好吃的。”我俯下身,顿时一股浓香扑鼻而来,非常清新又特别好闻的甘蔗香,忍不住鼻翼扇动,想把这股奇香全部吸入自己的体内。我轻轻用拇指和食指拈起一小颗糖粒,放进嘴里,不料入口即化,一阵甘甜顿时溢满齿颊,引得口舌生津,汇合成一股甜流,沁入心间,弥漫身内,感觉浑身上下一阵舒坦,整个人都要陶醉了。

  现下正是初冬季节,每年这个时候,老天就像个任性的的孩子,气温忽高忽低,很容易让人着凉。小时候碰到这种情况,祖母就会煮一大碗红糖生姜水,让我们热气腾腾时喝下,发完汗,原本被病痛折磨得一如霜打后的萎靡不振,霎时又重回活蹦乱跳的鲜活模样,一切恢复如常。后来是母亲接力,成家后这份红糖般甜滋滋的关爱,就有爱人接棒。回味那一份浸透着亲情亲恩的甜味,里面承载的又何止是一份红糖,那分明是一份沉甸甸的爱!再俯首面前这些蔗香满怀、甜蜜鲜美的红糖,我想这个冬天,必定是充满温暖和甜蜜的。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