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少儿
父亲的档案
2017年9月13日 15:35:4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

  消瘦的身躯却不显单薄,给人以信任与踏实;皮肤白得让人嫉妒,但仍掩盖不住岁月的痕迹;脸上的皱纹,杂碎的白发,都在告诉我们他四十多年的艰辛与操劳。

  他就是我的父亲。

  翻开父亲的档案,回忆父亲的温暖。他就像那无际的蓝天包容着我。

  昔日,父亲的头发乌黑、光亮。我最爱的事就是拿着五彩缤纷的小皮筋给父亲绑几个可爱的朝天辫。一天,父亲歪在椅子上小睡,打着轻轻的呼噜,他太累了,片刻的休息也是一种精力的补充。“嘿嘿”,我偷笑着,从房间拿来一小把五颜六色的皮筋,两只小手不安分地在他头上摆弄着,像拔杂草似的紧紧地拽着父亲的头发,笨拙地用另一只小手捆着小皮筋。

  一根根黑发掉落在沙发旁,我似乎看见父亲的眉毛微微地皱了皱,但很快又舒展开来。心中隐隐有一些不安,“错觉吧。”我安慰自己道。又是一拽,几缕黑发从父亲头上飘落下来,父亲身子也似乎抖动了一下,吓得我放开了手。很快父亲又平静地进入了梦乡,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随后一个个可爱的小辫子出现在父亲的头上,“美丽”极了。看着自己的作品,骄傲的就差拍个照片到班上炫耀了。

  妈妈走了过来,看到我的“杰作”和父亲身边地上的黑发,心疼极了:“你个捣蛋鬼!爸爸几天没好好休息了,你还这样打扰他!”我哭着说:“我没有。他是睡着的!我没有捣蛋!”转过身指着沙发。“你看!”顺着妈妈的目光,我仔细打量父亲的脸,他的眼圈发黑,脸色苍白,神情非常憔悴,只有满头的朝天辫怪异地向上立着。“爸爸……”泪水像决堤的洪水涌出来,“爸爸!”我哭着扑向爸爸。

  “怎么了?怎么哭了?不是玩得好好的嘛!”说着还转了一圈给我看。“爸爸!”我哭得更凶了。

  岁月更迭,时事变迁,人也会发生变化,唯独不变的是父亲对我的爱,对我的那颗无私的心。

  仙华外校912班王勤

  指导老师:朱峰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