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法苑
驾校学车意外身亡 经调解双方握手言和
2017年9月22日 10:4:46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

  2016年,黄小海(化名)在我县某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学车。1月12日,在驾驶场地培训时,黄小海突然昏迷,教练发现后马上送至医院抢救,后于1月17日不治身亡。

  “在驾校学车,好好的人怎么就去世了呢?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们年纪也大了,没了儿子怎么活呀?”小海的父母悲痛万分,流着泪说道。

  今年7月10日,因与驾校协商不成,小海父母向县法院提起诉讼,他们认为,黄小海和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之间存在驾驶员培训合同关系,事发时被告教练未随车指导,疏于保障学员的生命安全以致不能及时采取紧急救助措施,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等费用的50%,合计798584元。

  被告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抗辩,死者黄小海虽在其驾校昏迷,但与他们无关。黄小海死因不详,其入院和出院的诊断为:1.脑干出血;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组)。小海是在出院后死亡,无相应医疗机构出具的死因认定,且尸体现已火化也无法尸检。关于紧急救助措施问题,根据病历记载,从小海昏迷至送到人民医院抢救间隔为0.5小时,送医时间相对及时,驾校已经采取了紧急救助措施。原告提出的将近80万元的赔偿款是不合理的,要求驳回原告诉请。

  庭审过后,承办法官洪秀珍认为本案有几个难点。一是原告提起的是服务合同违约之诉,但死者黄小海与被告之间仅有事实合同而无书面合同。二是死者黄小海的死因不详。根据原告提交的病历材料,黄小海的死亡基本为自身疾病因素所致,现原告也无证据证明被告对黄小海的死亡或者病情恶化有相应过错。三是原被告双方对事发时被告有无采取紧急救助措施、有无及时送医各执一词。根据证据显示,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可能性大一些。

  考虑到原告情绪激动,洪法官认为如果简单驳回,将冷冰冰的一纸判决书送达给原告,肯定会再次刺痛他们的心。在确定被告应承担的相应补偿责任的前提下,洪法官多次联系原被告,向原告表示对其丧子之痛的理解和同情,同时向其阐明其现有的证据及事实不足以认定被告对小海的死亡存在过错,且根据病历记载,从小海昏迷至送到人民医院抢救间隔为0.5小时,被告的送医时间相对及时,难以认定被告存在过错。在洪法官的劝说下,小海的父母也表示理解,同意与被告和解。被告方面,洪法官也多次向其阐明原告的难处,声明其承担的是基于人道主义关怀的补偿责任。

  最终,原告被告达成和解协议,由被告一次性支付原告补偿款2.8万元。

  “调解的关键是要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去思考问题,从原告诉请的79万多,到双方都能接受的2.8万元,这其中,不乏当事人的理解与支持,看到他们握手言和,我倍感欣慰。调解,更能传递司法温情。”洪法官在案结事了后这样说道。

  (薛儒君)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