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文化
印象花桥
2017年9月26日 10:44:24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潘芝芳

  从城里出发,可以有很多条路一直向西,向西。渐渐地,当远山似乎可以触手而及时,进乡的路只剩下了一条。路不宽,时不时突兀来一个拐弯,演绎着“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与喜,着实考验司机的驾驶技术。

  路边的景色确实很美。先是一个偌大的通济湖,碧波荡漾。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完整的通济湖,不仅仅只有水,更有无数的岛,水中无数的坡地。坡地上都是树,大树小树,密密麻麻,蓬蓬勃勃。也许是通济湖水的滋润吧,我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这些树比别处的更青翠,更养眼。湖的那边,是一片视线触及不到尽头的荷田。荷叶田田,荷花红艳,莲蓬挤了出来,硬是分走了几分风光。蝴蝶飞舞,舞出了一个季节的繁华。

  花桥,是一个被山包围了的地方。山很多,很安静,就像喝醉了酒的人,似乎沉睡了不知多少年。山都是低矮的,一座连着一座。郁达夫说,你若叫它一声,好像是这些山,都能慢慢走上你身边的样子。我不敢叫它,生怕被它嫌弃。我不敢叫它,也是因为这山里静寂得很,除了车子碾压路面发出的轰轰声,我找不出第二种张扬的声响。山上,满山松杉和知名不知名的杂树,葱茏、苍翠,从山麓一直拥上山顶,在蓝天上画上了一幅不用墨线勾勒只用绿色渲染的中国画。同校的老师告诉我,雨后的山最美,满眼水淋淋的浓绿,阳光会把每片叶子上的雨滴,变幻成五彩的霓裳。可我等不及了,我迫不及待地走出学校,行走在梦了几回的花桥的水云间。

  山脚,是两排三四层的房子,分列在路的两旁。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经历了村子的美化而变得美丽,还是本来就这么靓,我找不到乡村应有的简陋朴素或者落后。一样飞起的屋檐,带着几分淘气,欲与山峰比高低。古色古香的红木窗棂,穿过岁月的深深浅浅,把唯美的身影嵌在2017年的花桥,偷眼看着花桥的华丽转身。绿树、白墙、青山、红窗,交织在蓝天白云下,描画着新农村的美好未来。

  最喜欢房前屋后的巧妙布置。也许是地势使然,靠山的房子比路高,路又比对面的房子高。房子高了,房前便有了不足一米的空地。这空地,被心灵手巧的花桥人匠心打扮。几根来自山上的竹子,或劈或弯,交叉成篱笆,穿行在一块块裸露的山石中,便有了一处处“别有天地非人间”的“花桥源”。“花桥源”中,或是几棵苦麻东张西望,或是一根葡萄藤逗弄轻风,也有花花草草,在没有人精心打理的情况下,用盎然的风姿装点九月的秋,争夺秋的丰硕,分享秋的蓬勃。我行走时,正是中午,有风,“花桥源”里的每一位娇客都婆娑起舞,仿佛它们才是这片土地最美的精灵。

  阳光在房前跳跃,我跟着阳光走。目光轻拂过一幢幢房子,我又看到了温馨的一幕幕。路上面的房子正在美化,沙子水泥转头堆了一摞摞,光着膀子的人在搭起的架子上忙碌。路下的房子已经打扮好,两个老人,一个闭眼打着拍子,一个专心拉着二胡。另一间房里,三人稀里哗啦玩着麻将,我清清楚楚捕捉到了一张张脸上的惬意与满足。是啊,其实人需要的不多,就这么简简单单,“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壶茶”,生活才最有味道。我不觉驻足,深深羡慕起那份悠闲与自在来。

  一个还没开学的中午,我流连在山间,房间,任脚步丈量自己的感动,溢满每一寸心田。如果还有这样的中午,我还要去田间看看,去更远处的花桥走走,也许,那时,更会有另一番感动吧。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