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社会
姨 夫
2017年10月12日 9:54:4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朱耀照

  今年九月十二日,我接到噩耗,凌宅年近九十的姨夫病故。心里特别难受:母亲这一辈的亲属,已全不在人世了。

  母亲有四个姐妹,分别嫁在三湾、茅坪头、七里和凌宅。小时候,每年正月我要跟父亲去这些大小姨家拜年。其中,在凌宅姨夫家逗留最久。白天,我们去邻近的亲戚家拜年,晚上就回到凌宅过夜。直到三四天后,将周边的亲戚全走一遍后,父亲才带着我离开。

  在凌宅拜年,我吃过村东大池塘的草鱼,淡鱼冻。吃过菠菜炒肉,菠菜,姨夫种的,一小株一小株,红根绿叶;我最喜欢吃红色的根了,甜丝丝的。吃过他家中的糖蔗,青皮,虽硬但糖分高。姨夫知道我牙不好,就挑中间一截递给我。

  在母亲众姐妹当中,凌宅的小姨年龄最小。姨夫很有经济头脑,常年做菜秧生意。他先在地里培育菜秧,再将菜秧挑到集市去卖。卖菜秧的那段时间,天天起早赶集。有时到马墅,走一里地;有时到浦阳镇,到潘宅,到黄宅,来回二十多里路。小姨则在家养一头老母猪,一年到头,生几窝小猪。将小猪喂到一定程度,再卖给人家。那时,猪仔价高,一窝小猪卖出去,抵得上我们山区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

  姨夫脸上有多处凹陷,说话沙哑。他与我父亲一样,个子不高,老实本分。两姨夫碰到一起就坐着聊天。姨夫见多识广,常给父亲讲一些新鲜事。父亲则一边吧啦吧啦地抽烟,一边眯着眼睛听。我在虞宅中学读书时,姨夫曾向父亲讲起商店里有一种棉胶鞋,牢固暖和。父亲听了很是心动,就把钱给了姨夫,让他给我买一双。姨夫买好了,托他村里在虞宅中学读复习班的一个人带来。那人搞错了姓,又讲歪了我的名,没能找到我,就把鞋退给了姨夫。眼看冬天来了,姨夫急得不行,自己走了四十多里路,送到我家。姨夫还替我买过好几双涤纶袜子。那时,山里的人都穿棉袜子,又笨又大还不暖和,而他给我买的袜子轻便暖和。

  在我儿子七八岁的时候,我便带他去姨夫家拜年。姨夫见了非常高兴。说孩子跟我小时候一样顽皮。当时,他家有一个灯笼,竹篾编制,外糊油纸,很是精致。儿子见了爱不释手,点起蜡烛,拿着它跑来跑去。姨夫就将它送给了他。第二年,我一人去拜年。姨夫见没带小孩,很是失望。我走时,他拿出一个灯笼,说是特意为我儿子准备的,定要我拿回家。但那时我儿子已不再玩灯笼了。我将拿回的灯笼放在阁楼,至今可能还在。

  在凌宅,姨夫与小姨,是最和睦的一对。前年十月,凌宅小姨病故,她最像我母亲;今年,与我父母关系最好的姨夫又故去。沉痛之至!

  “人生代代无穷已”,一切无法挽回。愿姨夫在天堂安息。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