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文化
县委书记施振强中秋佳节与浦商共话“乡村振兴”
2017年11月6日 10:42:12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

  哲学上有一个观点,叫“地理环境决定论”,认为地理环境决定人的意识,比如南方人秀气、秀美、灵动;北方人豪迈、耿直、豁达。尽管我否定“地理环境决定论”,但我同样觉得,有些人和事真的跟地理是有关系的,“地域地理”“故土家园”能够打造一个地方的性格。北方人讲究硬朗,讲究大众大调;南方人讲究细腻,讲究技巧战术。而我们浦江人融合了南方和北方的很多优点,既有北方人的崇仁尚义、豪爽豪气,又具备南方人的聪明灵动、细心细腻。这也是和地理环境相关联的。

  大家都说浦江人有三个“头”:锄头、笔头、拳头。浦江人性格中具有儒雅的一面,但又有敢于面对一切的胆魄,敢于战胜一切困难和挑战。当年让倭寇闻风丧胆的“戚家军”主力就是浦江人,在山海关老龙头那个地方有许多戚家军戍边将士的后裔,他们至今还顽固地坚持讲浦江话,他们都不忘家乡。有些人不理解浦江人为何如此强悍,但是拳头一放下,会书会画又会诗,这能文能武就是浦江人有别于其他地方的特征。南宋时期,浦江离京城不远又毗邻富春江,虽是盆地四面封闭,但文化鼎盛。到元代,很多文人墨客在此隐居,比如一些反对前朝、很有骨气的文人们聚集到浦江开创了“月泉书社”。

  今天,我请大家来到这个地方共度中秋,想表达三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这里是我们的根,不要忘记故土和家园。不要看浦江这么小,我们性格的铸造、事业的辉煌,都离不开这块土地。中秋来了,我请大家喝茶,不在宾馆,不在茶楼,而是在这个山野里面,在这个田间地头,我只想告诉大家,是这一座座的山,一层层的梯田,养育了我们,铸就了我们,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根所在。

  几天前,我在书画节致辞时谈到浦江有一个叫嵩溪的村,村口有两扇门,一扇圆门,一扇方门。村中男子成年后出去谋生闯天下,走方门,意味着走四方;多年后衣锦还乡或饱经沧桑归来时,走圆门,意味着团圆。

  当初你们背着行囊走四方、闯天下,是必然的选择,但“脚把你带向远方,心却把你牵回故园”。你们走遍天下,历经雨雪风霜,见惯了灯红酒绿,我希望你们不要看不起寂静的乡村,这里没有高贵典雅的中国大剧院,也没有黄浦江的热闹与繁华,但这里的乡村和乡野在内心浮现出的“乡土之感动”,在其他地方一定不能感受到。金狮湖中秋晚会上,张辉(中国青年演奏家)说得很好,你说已经说不清在国内国外大剧院演出过多少场,但没有一次像金狮湖这个家乡大舞台的表演,这样的美丽,这么令人感动。

  诸位是浦江的骄傲,如果能在故乡这块土地上演绎人生,一定会令你感到特别感动,特别精彩!如今方总已经回来了,郑总也准备回来,我也诚挚地邀请大家回来,把家乡当作人生事业的又一大舞台,再次演绎辉煌的事业。

  第二层意思是:农村是机会,乡村振兴是历史必然。我们现在坐的这个地方叫宋宅,是明代大文豪宋濂隐居的地方。可黑心人无孔不入,就是这么山清水秀的乡野静谧之境,几年前被一些“黑心棉”的加工厂污染,到处一塌糊涂。我了解到,其中一个厂家在这里租了很多年做“黑心棉”,我哪里还能等十年?十年后都成白头翁了!于是在3月14日,“3·15消费者权益日”的前一天晚上,我们部署第二天开展“315大检查”,关了一大批“黑心棉”加工厂。现在大家看看,这里多么清爽,我们终于恢复了这故土的美丽。

  其实,从历史上来看,“乡村”本来就是一个高地,否则怎么理解千年前的浦江郑义门,居然能请到当时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儒吴莱和被明太祖朱元璋誉为“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呢?在历史长河中,俯视整个大地的高地在乡村而不是城市,如当时郑宅的“孝义之家”就能俯视整个中国。在人类历史发展的征程中,文化的高地绝大部分时间在乡村,而不是城市;未来的高地既在城市,更在农村,谁能够早一点认识到这一点,谁就能早一点占领这个高地,谁就占据了主动。

  尤其是互联网以及物联网时代的到来,标志着乡村重建的开始,即哲学上所谓的“否定之否定”规律。在信息化时代,我们拿着手机就能了解大千世界和古今中外了。而物联网技术一旦成熟,整个世界的一切事物都将连接起来。农村将来一定会实现“高水平的重建”,乡村振兴已经开始,乡村高水平的复兴一定会到来。未来的乡村、乡野、乡愁一定是极其稀缺的资源。

  按照浦江这几年的发展思路,只要物联网、交通网、互联网“三网”连接,浦江乡村的振兴就不远了。我敢说我们不是“弯道超车”,是“另道超车”。未来在我们最美丽的农村里,知名的公司成批在办公都不是梦想。

  除了“三网”之外,还有一条生态、生产、生活“三生”发展之路。浦江如果让“三生”和“三网”在此融合,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离上海近、离义乌近,规划中的高铁站,让浦江离杭州只有25分钟,浦江的前途不可限量。

  第三层意思是:浦江应有重新占据文化高地的雄心。浦江这么一个弹丸之地,未来该如何走?虽然今年以来,浦江的招商引资形势非常好,但三大传统产业无疑是保命的,必须继续发展。传统产业中最有发展前途的还是水晶产业。前几天,我和水晶小镇的投资方中国华信座谈后,热血沸腾,华信的规划大大超乎我们的意料。华信作为中国领先的民营企业,它的格局绝对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他要建的是中国未来智能小镇建设的标杆。现在中国移动带几十个亿投资来了,清华大学最优秀的科研人员来了,水晶小镇将成为世界互联网、物联网和智能化管理的先行者。

  浦江除发展水晶小镇外,还将建设集健康、养生、农业、旅游于一体的仙华小镇。这一两年将把仙华小镇的总框架弄出来。蓝城的宋卫平已经把最好的团队放到了仙华小镇的核心项目——宝掌山居上。我们有个“美丽的约定”,那就是要把浦江打造成为中国“坡地村镇”的第一品牌,他的目标甚至不是“最好的品牌之一”,而是“第一”。在设计理念上,我们也是一拍即合。我理想中的坡地村镇的画面是:烧鱼缺块生姜大蒜,打开窗户喊一声就有人回应;包了饺子喊一声就会有兄弟们前来共享;一个人吃饭闷得慌,往门口大青石一坐就有邻居相伴。我们想把传统文化精神融入新的建筑形态中,使人从交往完全割裂的钢筋混凝土中脱离出来,重新组合到人文关怀的社区里,形成有邻里关系、有精神交往、有相互交汇的文化。当然,建筑内部要现代化,要注重现代生活的舒适性,不能“隔形不隔音”。我们将打造一个把传统优秀文化、现代农旅产业与健康生活植入现代生活的社区。

  此外,还有郑宅的旅游文化大平台。郑宅要沿袭原有的传统文化,打造文化、品味社区,打造全中国独一无二的家教孝义品牌。目前,郑宅老区正在修复,孝义文化正在重建,郑宅将担负起浦江对外旅游宣传的重大使命。“浦江老城”也在重建,不日将让浦江人再次为自己的领先而骄傲。

  招商的另一个平台是开发区。我们将在提升传统产业的同时,重点发展“智能制造”产业。开发区在之前引进了智能终端3D手机玻璃项目,并形成了世界首条规模生产线。之后我们还会逐步发展,生产屏幕、芯片。这些都是制造的内容。我认为浦江要在半导体、集成电路方面有所突破,先把台湾、韩国的若干半导体装备项目全力引进,争取早日落地。“集成电路装备配套产业园”已呼之欲出,手机配件和整机产业就是“智”造。配件和组件逐步提升后,围绕“5G”智能终端和装备的产业园也将初现。

  前几天,我们丁县长在北京和清华大学谈项目,内容是车路协同系统。中国引领世界的六大领域,其中一大领域就是人工智能,车路协同系统就是其中的重要部分。目前,除了通州、雄安,浦江将成为第三个与清华大学签订合作的县(市、区)。一旦落实下来,华信表示有决心将水晶小镇建成引领中国的智慧小镇。我们全力支持中国华信,浦江将在这个最领先的产业中争取有所作为。

  今天的浦江,我们打碎了一些“瓶瓶罐罐”,打破了一种阻碍发展的旧模式、旧思维、旧机制。省市领导说,“浦江的大格局大方向开始形成,未来要像切香肠一样,一片一片切,一样一样做实。”你们回浦江来创业创新,正当时候!

  最后,我想说,浦江这块土地,不缺创造的基因。一万年的世界农耕稻作文化从浦江上山开始,一千年的孝义家规从郑宅引向全国,一百年的浦江书画独步江南,浦江人任正非、方增先已成为商界、书画界的泰斗。我们同样期待你们和家乡人一起,让浦江再来一次激荡,再来一次辉煌。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