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文化
读《回来吧,共同扛起乡村振兴的历史责任》有感
2017年11月6日 10:42:44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何金海

  不久前,在三江楼这个乡野山村,县委书记施振强与浦商共度中秋佳节时,呼吁浦商们回到家乡一起扛起乡村振兴的历史责任。施书记通过“乡村是我们的根,不要忘记故土和家园;乡村是机会,振兴乡村是历史必然;浦江应有重新占据文化高地的雄心”这三层意思的表达,来期待有志于乡村振兴的浦商们和家乡人一起,让浦江再来一次激荡,再来一次辉煌。

  通读这篇中秋佳话,不仅让我发现施书记对浦江人文历史的熟稔之情,对浦江经济社会发展的拳拳之心,更重要的是施书记善于抓住历史发展的节点,高屋建瓴地提出我们要努力的目标和方向,从而既尊重了自然、保护了环境,又发展了经济、惠顾了民生。

  笔者出身于山村,也先后在浦江五个乡镇工作了十三年,对乡村的发展和境遇充满一丝丝情怀和心结,也因此,结合施书记的《回来吧,共同扛起乡村振兴的历史责任》一文,就振兴乡村问题谈一谈自己的一点感想。

  在我看来,振兴乡村,需要统筹谋划,需要因地制宜。

  就中国广大的乡村而言,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经历了人口增长、土地集约、拓荒广种,又到联产承包、劳动力转移、乡村空心化等发展阶段。同样是乡村,有的是平畈,有的是山沟;有的人烟稀少,有的人多地少;有的有旅游资源,有的是交通要道。

  曾经的乡村,炊烟袅袅、牧童笛音、鸡啼狗叫;曾经的乡村,梯田层层、男耕女织、老幼同欢;曾经的乡村,杀年猪、做新衣、走亲访友、建房娶妻,一年到头充满生机……

  曾几何时,乡村渐渐地失去了她的生机和活力。山,自由地青着;水,自由地流着;人,开山守山用水喝水的人,却日渐稀少。炊烟记不清什么时候没有了,爆米花的爆炸声听不见了,杀年猪的猪叫声也消失了,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的泥路走不上了,弹棉花的做衣服的剃头的磨刀的说唱的算命看相测数的看不到了……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乡村怎么了?乡村里的人怎么了?

  与喧闹繁华高楼林立的城市相比,如今的乡村确实显得古朴零落,很多砖木结构的老房子无情地倒塌着、很多黄泥房成了铁将军把守的空房,一些砖混结构的三四层高的楼房竖立在老房子和黄泥房之中,那种不协调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可怕的是乡村的夜,没有了相骂的妯娌,没有了什锦的坐唱,没有了鸡飞狗叫,乡村像死一样的沉静;月黑风高夜,只听到老房子将要倒塌的声音和小溪静悄悄的流水声。与城镇化相比,乡村失去了很多很多,没有了年轻男女,乡村还有爱情吗?没有了孩子,乡村还有希望吗?没有了人,乡村还有什么意义呢?

  好在青山还在,绿水还在,蓝天白云还在,山村就不会消失;好在枝丫还在,花儿还在,飞禽走兽还在,山村就不会沉默;好在断垣还在,古桥还在,祖宗留下的族谱还在,乡村就不会匿迹。当城镇的风花雪月无觅,当城镇的荣华富贵享尽,当城镇的天地愈发压抑,乡村的清纯气息、乡村的静谧声息,正是人们觅而不得的。问题是,那时的乡村还会再现袅袅炊烟吗?还会再现牧童笛音吗?还会再现鸡啼狗叫吗?还会再现男耕女织吗?还会再现老幼同欢吗?还会再现长长的络绎不绝的走亲访友的人群吗?乡村文化能让渐行浙远的乡村又重新唤起浓浓的乡情乡愁吗?

  历史的际遇再次降临到乡村。在刚刚闭幕的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它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是重中之重的历史使命。

  鉴于乡村区域差异性较大,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是现代化建设的短腿和薄弱环节,因此,乡村振兴要因地制宜、要统筹谋划。比如,有的乡村可以通过整合山地资源、土地流转来规模化经营发展,既可以让农民当业主,也可以让农民当工人;农民既可以通过流转来分享,也可以当工人来获取报酬。有的乡村可以整合旅游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业,这样农民可以通过资源共享获得分红,通过办民宿、农家乐来致富。有的乡村可以通过政府收购或PPP模式来拆除那些要倒塌的和不宜居住的民房,保留或有意规划建设一些民宿,提供一些耕地,以吸引出租给那些愿意到乡村居住养老的城里人和退休人员,农民可以通过收购和租金获取利益。有的乡村可以通过招商引资,建设坡地新乡村,吸引人口集聚,最终发展成为新的集镇……

  城市再大,也离不开广袤的乡村。历史既需要以集聚人口的大中城市为中心,更需要以广袤的乡村为支撑。在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中,什么是生生不息的,什么是亘古不变的,我自信:只要包围城市的乡村在,乡村文化就能延绵不息;只要乡村文化生生不息,中华民族就不仅会伟大复兴,更会永远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其中的文化将是永恒的。

  我拭目以待。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