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又见柿子红黄时
2017年11月7日 10:26:5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潘芝芳

  跨过时光的门槛,我终是遇见了秋。遇见了秋,我便握住了一片落叶,撞见了一池清露。但我最欣喜的,是与一片从山脚蓬勃到山头的柿子林的不期而遇。

  柿子在花桥,在马宅。通向柿山的是一条弯弯的小路。也许是因为山上开垦不易,路小得只容一个人行走。我们踩着一地落叶与杂草,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不知何时会冒出来的石块。穿过遮天蔽日的竹林,倾听属于山林的叽叽啾啾、滴滴答答的音乐,我们陶醉在山林独特的泥土与草的芳香里。

  带我们上山的是马宅的老马,也是柿山的承包者。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能操一口普通话的大叔。他爽朗热情,一路上,呵护小的,照顾大的,吆喝着,鼓动着,硬是把一群娇滴滴的城里人和三个幼小的孩子拉扯上了高高的柿山。

  山是原生态的,爱哪里低就哪里低,爱哪里耸就哪里耸。柿子树是随着山势而长的,或在陡坡下,或在荆棘中,散落在山路两旁。山腰谷口有,崖头岗背也有,丝毫看不出人工栽种的痕迹。枝干有粗有细,婀娜向下弯的,苍劲有力直指天穹的,都有。灰褐色的枝干,看起来很粗糙,但就是这些粗糙得令人嫌弃的枝干,却孕育了那么红艳那么香甜的果子,真让人惊叹。红黄圆大而明亮的柿子,一颗颗,疏疏密密,挂满枝头,像礼花焰火,装点了整个秋。秋意便在这红黄中绵长,生动。仔细看,每一颗柿子,又都是不同的,或大或小,或熟透如火,或将熟未熟如橙。它们,有的独享一枝的恩宠,有的三五成群簇拥着,在青山的怀抱里,演绎着“秋色浓如酒,红果映碧山”的繁华与热闹。

  我是没见过这么多的长在山上的柿子树的,我不曾想象过,当我仰望,俯瞰,回头,转身时,视线内都是柿子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此时,我只觉得欣喜,仿佛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快乐从眼睛一直到心里,再从心里蔓延到全身,暖暖的,犹如遇见了故人,只是一眼,便妥帖在心里。我放慢了脚步,任目光缠绵在黄澄澄红艳艳的柿子上。

  热情的老马已摘下了几个路边树上的柿子,伸手接过一个,顿觉满手柔软。舍不得用力,轻轻碰触软得不可思议的柿子,心也柔成了一滩水。轻轻剥开柿子,一丝一丝的果肉露了出来,鼻间萦绕了一股糯糯的香,甜甜的香,似酒,似茶,醉了这素净的山林,醉了这淡雅的秋。忍不住咬一口,满嘴留香。忍不住,吃了一个又一个。

  我们是贪心的,老马说,好看的好吃的柿子都在山的高处,我们便不顾脚的酸疼,继续沿着弯弯的山路向上。老马急着炫耀他的独家摘柿法,我们却因为随性,任脚步悠悠,把崎岖不平的山道逛成了闲庭大院,走走停停,随心所欲。等我们转过几道弯,老马已在一片赞叹声中结束了他的表演。听说老马凭着一根毫无装饰的竹竿摘到了伸手够不着的柿子,我们便央着老马再来一回。老马乐呵呵地瞄准目标,伸出竹竿。我真担心那软软的柿子会被老马的竹竿碰落在地,不忍目睹。欲闭眼,却见老马一扭一拧,一个柿子完好无损地被竹竿带了出来。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眨眼间完成。老马说,山不平,树杂乱,摘柿子不能用梯,他就在竹竿顶端捣鼓出一条缝,把缝套在柿子的柄上,竹竿翻,柿柄断,柿子就卡在竹竿上了。老马说,这是他琢磨出来的马氏摘柿法。说这话时,老马骄傲的面容简直比柿子更惹眼。

  在老马的帮助下,我们学会了分辨哪些是熟柿子,哪些是生柿子。很快,我们的篮子满了,老马的笑脸更灿烂了。

  花桥马宅有片柿林,柿林中有个老马。老马不仅种柿子,还种葡萄,种紫山药。返程前,我们还有幸吃到了老马的农家菜。生活真好,秋日真好。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