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镜 说
2017年11月29日 14:38:42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郑皓

  我对镜子有特殊的情结,各种各样的镜子常给我带来别样的惊喜。外婆家祖传的小铜镜有古朴的色泽,母亲的化妆镜似乎有美白的特效,公园的哈哈镜装点平日的乏味,毕业的纪念镜承载了流年的追忆。但令我又爱又恨的,是镜子无情的坦陈。轻抚着那无瑕的镜面,如同触摸到一层冰冷平滑的湖面,我的热忱却换来冰冷的回应,包含对这个世界最本质、最客观的答复:天还是天,地还是地,你还是你,零分的答卷不会改写,幼稚的面孔未曾成熟。

  直到有一天,我打碎了我最心爱的镜子,失手滑落的一刻,一轮圆月化成碎影,我六岁生日的祝福成为满地的玻璃渣。直接吓蒙的我,双腿战栗几乎不能站稳,并不是因为痛心,而是心中仿佛有某种东西破碎了——某种占据我整个童年的天真的信仰破碎了。天真的我怎么会知道,镜子竟会以这么惨烈的方式结束它的一生;无知的我又怎么会知道,所谓光明只是迷惑的外表,而它的底心却通往黑暗的深渊。

  漆黑而富有魔力的底漆,使镜子得以区别开它的近亲——玻璃,独享上帝的恩宠。于是它的出生成为传说,它的故事融入经典。古希腊传说中镜子化身为克敌制胜的利器,面对穷凶极恶而不能直视的美杜莎,帕尔修斯机智地用手中的光盾当镜子,挥剑砍下了她的头。而华夏的镜子永远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伏羲水镜传自上古通透自然,昆仑镜奉为法宝镇山宣教,轩辕镜造自炎黄浑然天成,阴阳镜内含生死困人心魄……古人沉溺于镜子的莫测,奉之为上品,称之为魔物。殊不知,镜子只是另一个你特殊的媒介:它的光暗来自于你自身,它的宽广取决于你的眼界,它荒谬的画板上,涂写的却是你内心的真实写照。

  辩证唯物主义说: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外物经人脑加工的产物。于是我想镜中的我与世界是否也如梦境般虚无,蜕去了物质的躯壳而能升华到天堂。我知道当我的目光以光速触及镜面的一刻,我看见的是千万分之一秒之前的我——我已不是从前的我,镜中的亦不是现在的我,该如何相认呢?抑或一切都是虚无,镜子是另一个世界的投影,我的悲喜,我的命运,镜中的我只能做默默的旁观者,不时投来同情的眼神,恰如射入哈勃望远镜的星光,带来千亿年前的爱怜。

  几周前的展览会,陈列着大英帝国劫掠来的“国宝”,千年前的玻璃杯、古埃及的太阳船、打着波斯式褶子的羊皮纸无不吸引着人们好奇的眼球。我却在一件中国展品旁停下了脚步,那是一个长满青绿色铜锈的圆盘状物体,搁在众多夺人眼球的镇馆之宝间像极了一件失落的赝品,我诧异的目光在展板上搜索着,四个字齐刷刷映入眼帘:殷周铜镜。仿佛有电流穿过我的身体,刺激我呆滞的眼眶,我真的无法将这么一件臃肿的怪物与玲珑之镜联系在一起,或者说,它刺痛我双眼的幽绿的外衣——像极了癞蛤蟆的棘皮——让我觉得是对镜面的亵渎。在讲解员耐心的劝导下我终于接受一个事实:在它尘封的光辉岁月里,他被恭恭敬敬地陈列在宫殿里,聆听晨钟暮鼓、歌舞升平,映照天子的脸庞。超凡脱俗如镜,竟也逃不过时光的魔爪,尽管它曾经身居高位,供奉翰林,取悦龙颜,但时光还是不可抗拒地把它腐蚀,弄瞎它眉眼,糟蹋它的鼻梁,并用一抹幽绿彻底将他埋葬,虚幻中的真实,永久沉溺于黑暗的泥淖。

  拉康认为,意识的确立发生在婴儿的前语言期的一个神秘瞬间,此即为“镜像阶段”。通过镜像体验,年幼的我们顿悟一个伟大的难题:我是谁。我们的自我竟然诞生在镜里!是镜子冥冥中与我们的生命相连,还是我们自出生起便生活在镜中?是天赐的巧合,还是命定的姻缘?千古的长河中,是谁明了人世的得失,斧正历史的衣冠?流转的过去和当下,是谁攥紧的时间线,串联起兴盛与失落,勾连着虚伪与真相?又是谁,充当了上帝的瞳孔,带着不可一世的冷漠,作壁上观一个世界的潮起潮落?

  我知道,镜不说,但我的目光穿透它敞开的心扉,洞悉掩藏的真相……正如很久很久以前童话的城堡,黑心王后透过魔镜看到的自己的模样……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