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简约的初冬
2017年12月5日 15:18:38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马从春

  当最后一片黄叶恋恋不舍地落向大地的时候,秋天便缓缓地从季节的边缘滑落,时令进入初冬。相比于金秋的硕果累累,初冬则要素净得多,如同一位卸了妆的古典女子,铅华去尽,素颜朝天,充满了无限的简约之美。

  秋收已经结束,乡村的大地,恢复了泥土的本色。麦子刚刚播下,大片大片新翻的土地,熟睡在初冬的阳光中,安详而洁净。园子里的白菜青翠欲滴,新出土的蒜苗,宛如亭亭玉立的二八少女般青春可爱。大黄狗在村口“汪汪”叫着,谁家的小院落里,柿子树的枝头上挂着一个个小小的红灯笼,挑逗着树下嘴馋的顽童。

  无边落木萧萧,敏感的树木,是最会应景的。白杨树叶子已经落光,经过春的慢慢酝酿,夏的盛世绽放,秋的高远深邃,在肃杀的冬天,它们删繁就简,低调地蛰伏,只为明年的盛装归来积聚力量。暗香犹在的桂树,叶子仍然青绿,花朵不在,树下的放蜂人也不见了踪迹。最妙的是漫山的红叶,烟笼晚霞,红润似火,层林尽染的水墨画卷里,书写着千百年来不变的唯美意境。

  初冬的荷塘里演绎着别样的简约之美。夏天的遮天莲叶不见了,秋天里籽粒饱满的莲蓬也没有了踪影,只留下一片片枯枝残叶横七竖八地躺在硕大的水塘里。“留得残荷听雨声”,小雨沙沙,塘面无风,守着一份清静的时光,惬意之至。看过吴冠中的画作《残荷》,寥寥数笔,点点墨痕,画面极为清瘦简约,可谓深得大自然造物曼妙之精髓。

  冬日有意义之事,莫若读书。春日踏青,夏日游泳,秋日登高,固然乐在节令中,然而皆须耗费时间精力,不如冬日,一卷在握,畅快淋漓地读书。冬日读书,可早可晚,可周末大快朵颐,亦可工作日忙里偷闲。不受天气所限,也不需要太多的外在条件,一人一书,如此而已。

  初冬之美,简约而不简单,人生亦应如此。冬日,水瘦山寒,水,看似波澜不惊,山,仿佛也无半点颜色,实则运筹帷幄成竹在胸。你见与不见,水就在那里;你爱或者不爱,山也在那里。它们静默不语,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生存状态,一种返璞归真的洒脱。

  人心浮躁的时代,很多人被太多的物质所累,整日里忙于赚钱,疲于应付各种各样的琐事。细想之下,其实大可不必如此。钱多钱少,够用就好;事大事小,开心就好。花开花落终有时,云卷云舒且随意,过悠游的生活,不受现实的物欲束缚,不为命运停留。

  初冬时节,冬的序幕缓缓开启,万物沉寂而蓄势待发,所有的等待,只为下一个春天的抵达。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