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法苑
法官倾心调解化纠纷
2018年3月1日 9:31:1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

  “我知道文某伤势很重,我们会负责任,但现在他儿子要求我们赔偿巨额的医疗费,于法无据。首先,文某在浦江治疗完毕返回贵州后,没有任何医疗凭证,是死是活都不清楚,我们托人去文某老家打听了,得到的回复都是文某已经去世。再者,他没有提供贵州省相关医疗票据。我们有理由怀疑文某已经死亡,后续医疗费我们不能承担,请求法官驳回原告的部分诉讼请求。”原告文某诉被告浦江县某衣架有限公司一案中,被告提出了这样的抗辩。

  这事还得从2015年说起。2015年3月,原告文某进入浦江县某衣架有限公司工作。当年5月18日,该公司员工黄某在厂区内驾驶单位车辆,倒车时未注意安全,将文某撞成重伤。经县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文某因颅脑外伤,处于植物人状态,构成伤残等级一级伤残。2016年1月26日,县法院判决肇事驾驶员黄某犯过失致人重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2016年2月,肇事车辆的承保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文某各项损失62万元。

  2016年7月,文某从浦江县中医院出院后,就回到了老家贵州省。关于工伤赔偿事宜,文某儿子多次与衣架公司协商,均未果。原告向我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作出裁决部分支持原告请求。2017年3月,被告不服裁决,向金华中院申请撤销仲裁。2017年5月,金华中院作出裁决,撤销了浦江仲裁委的裁决。

  2017年6月,文某向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衣架公司支付工伤赔偿款,因医疗费计算错误,于2017年9月撤回了起诉。2017年10月重新起诉,要求被告支付工伤待遇计55万元。

  该工伤保险待遇纠纷涉及的时间长,当事人双方情绪较为激动。为案结事了,取得较好的社会效果,承办法官楼竟伟在庭后多次召集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及委托代理人进行调解沟通,一个月内进行了20多次的电话联系沟通协调,做双方思想工作,向他们释明相关法律规定,最终使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分两期支付给原告共计38万元,其他互不追究。

  长达三年之久的纠纷终于得到了圆满解决。

  (童美环)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