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朋友,斌
2018年3月12日 14:28:57  来源: 作者:张素琪

  和斌的相识,源于七年前的一次“师带徒”学习。哪里想到,因这次机缘,我认识了80后美丽、知性的她,从此,生命中便多了一位挚友、闺密。我们可以无话不谈,也可以几个月没有彼此消息,这种情谊,从来不需要记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我们都懂得,人生如尺,交往有度。

  斌,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可以认出的美丽女子,她永远精致,永远得体,眼神永远清澈,用“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她走起路来像是踏着节拍,踩着祥云,永远一副春风得意、喜气洋洋的样子。这样的气质风貌,应该和她是独生子女、家庭条件也比较优越有关吧。每次见面,她总是歪着脑袋,一脸认真地征求我的意见:“亲爱的,想吃什么?”美食有治愈功能,而我想说的是:亲爱的,看到你,我就被你的微笑和真诚即刻治愈了。

  初相识,她孩子还小,在离家学习的几个月里,没有了孩子的羁绊,她说算是彻底休整过来了。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女人不仅仅属于家庭和孩子,还要有自己的空间。但从她给爱人、给女儿打电话的语气看出,她还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妈。

  一次暑假见面,她有些焦虑地告诉我,想让女儿去市里上学,要买房,要陪读,要公婆一起去。在我看来,每一步都困难重重。再见面时,她已面带微笑,云淡风轻,所有的计划都一一实现了,她也去了市里教学。她挑战了我眼中的种种不可能,安然含笑于我的眼前。我知道,她一定经历了很多个不为人知的黑夜,矛盾、纠结糊在心头的感觉一定不好受。可她通过努力,都做到了。

  我的女儿要上初中,像所有的家长一样,我渴望女儿受到更好的教育。我想到了斌,想让她牵线,让我也借调到她所在的学校,然后照顾女儿上学。她热情地为我引荐,无私地帮我铺路,最终如愿以偿,甚至房子都租好了。结果是,我当了逃兵,在困难面前,我总是选择逃避。我的内心终究不够强大,我顾虑重重,一切归零。她没有丝毫埋怨,安慰我说:遵从自己的内心最重要,怎么舒服怎么来……

  斌,最让我佩服的还是教育孩子的方式。她所有的教育,都是信手拈来,悄无声息的,是孩子喜欢的,只要和孩子在一起,她总是有意无意培养孩子的语言表达、思维能力、待人接物的礼数。她总是和我探讨该给孩子读什么书,习惯怎么培养,奥数有没有必要学……我给不了她实质性的指导,因为她哪一方面都比我做得好。生活从来不会辜负每一个热爱它的人,那天她在朋友圈分享了六年级女儿的一篇作文,那字体,那文笔,是许多高中生所不能及的。我在后面留言:这些年的奔波、折腾,都值了。她回复:亲爱的,你懂得!

  斌,很有才华,也是主持、演讲、公开课的高手。这些年隐退江湖,她依然没有间断读书和写作,功力依然深厚。在生老二的日子里,她的文字配图片的临产插画,让多少人赞叹不已;她用心经营着每一天,为孩子们做的爱心饭菜,色香味俱佳;即便有了二宝,她依然抽出时间和老大单独相处,满足她的各种小需求。今年的她,重出江湖,便站在了公开课的舞台,并深得好评。

  然而,真实的生活,并不只有鲜花和掌声。春天时,她的爱人生了一场大病,暑假见到他们时才知道,只是生活已恢复平静。我见到的斌的爱人依然是喜笑晏晏,和从前一样,根本看不出他是大病初愈。我坚信恢复后的他,依然可以在篮球场上纵情奔跑。

  斌提起那段经历时,只轻描淡写地告诉我:和女儿一起去北京陪爱人看病,一切都很顺利,一切都过去了……可以想象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们,没有兄弟姐妹的帮扶,那种无助、无奈和凄苦。我们谁没有这样的时刻呢,谁没有在深夜里痛哭过呢?我们的生活都有兵荒马乱的时候,而斌是那种即便一地鸡毛,也要扎成好看的鸡毛掸子的人。她可以把凡俗的生活过成诗,过成画,过成花,看着它们一朵朵开放。你永远看不到她的抱怨、不满和怨天尤人。看到她,我总会想起旧上海的女人,即便再艰难困苦,也要用香皂洗好脸,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总是岁月静好的模样。这是一种修养,我可望而不可即。斌还说,爱人这一病,很多事都想开了,我们都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家人平安、健康,和爱人一起走过每一天,就很幸福……

  前些日子见面,吃过饭后散步,谈到作文教学,我们都反对让学生背作文,这样纵然省事儿,也能提高成绩,但我们都不希望自己是这样的老师。我们想让孩子们从写真事开始,虽然步子慢些,但方向是对的。我拿出我班孩子开学第一天写的字和三个月后写的字,她惊讶又赞美地看着我:“进步看得见啊,亲爱的,学生跟着你,有福了!”“你不也是这样吗?”在清冷的夜空下,寒星闪烁,两个教学观念一致的人,惺惺相惜,抱团取暖,彼此慰藉。

  分开时,斌和她的爱人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斌说:“带上这些橙子吧,他专门从家里拿的,我们家这位也是暖男一枚啊!”她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爱人,满眼的柔情蜜意。我心中一颤:我何时这样赞美过我的那个他?

  这几天,眼前总会浮现出一幅画面:很多年后,孩子们都长大了,我们一手牵着爱人,一手牵着岁月,和相爱的人一起慢慢到白头……这也是我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