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读书
生命之声——读《挪威的森林》有感
2018年3月28日 9:39:10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周筱青

  这两天刚读完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虽早闻他是个大家,却是第一次拜读他的作品。读后谈不上喜欢,却有淡淡的忧伤。或是水平有限,鉴赏能力欠佳,无法领略文学大家的文字精髓吧?可仍想落下几行文字,只为记录下看书时的思考。

  这是一部平缓舒雅、略带感伤的小说,小说主人公以第一人称出现,讲述男主人公渡边与情绪不稳定且患有精神疾病的直子和开朗活泼的小林绿子之间的感情纠葛。小说中的人物没有复杂的背景,只是抒写了几个花季少年青春期的迷茫。迷茫中获得成功的有绿子和玲子,走向灭亡的有木月、直子、初美,都以自杀而告终,他们之所以选择死亡来逃避,自然是精神层面出了问题。上世纪60年代,日本已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精神危机也与日俱增,物质生活的丰富与人的欲求膨胀,造成了精神世界的严重失衡,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减少,心理距离拉大。当时的日本萎靡之风可见一斑,鉴于这种历史背景,作者恐怕也是带着批判现实的目的写此小说吧?不论种种,此作品引起了许多青少年的共鸣,创下当年阅读量新高。

  到我这个年龄再去读,自然不同于年轻人的视角和想法。但小说的多处描写令我惊叹,写作手法的巧妙不得不令人折服。如借写萤火虫在咖啡杯里寂静,凸显主人公与直子分别后的空洞,而不是寡淡直叙多么的想念对方。再比如,在描述书店光线昏暗时写道,“窗口透进老早以前波兰电影的那种昏暗的光线”,描写直子在疗养院发型时也用了同样的手法,“这发型委实与直子相得益彰,看上去宛如中世纪木板画中经常出现的美少女”,并不是直白地叙述,而是给读者足够的空间想象,同时也看出作者写作手法的高超。一般写病入膏肓之人,常用“瘦骨伶仃”“皮包骨头”等词去形容,或直接描述。而作者却是这样写的:“从他身上,几乎看不到生命力的跃动,有的不过是垂危的生命的蛛丝马迹而已,就像一座破旧的房屋拉门,一座搬出所有家具,卸下所有拉门隔窗只等拆毁的房屋。”这样表达,让人想象一座空洞破旧、摇摇欲坠的老房子,有了思考和想象这么一个过程,文字更为鲜活,更能引发共鸣,这就是作品的过人之处。小说中不乏这样的好句,在餐厅偶遇校友绿子时,我被短发的绿子身上所散发的青春活力感染到了,作者这样写道:“像刚刚迎着春光蹦跳到世界上来的一只小动物,眸子宛如独立的生命那样快活地转动不已,或笑或恼,或惊讶或气馁,我有好久没有目睹此番表情。”这段文字,道出了渡边内心压抑之久,遇到青春活泼的绿子时心之神往的心理状态。文中这样有嚼头有韧性的句子不胜枚举。

  小说中多次出现“死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里并不以死为终结,死去的人永远活在活着的人心中。虽然每个人最终都会走死亡,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活下去的勇气。直子死后,渡边一度悲伤萎靡,出游旅途中的一番感概却道出了他痛彻心扉后的感悟,“无论熟知怎样的哲理,也无以消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领悟某种哲理。”寥寥数笔,我感受到了渡边的重生。

  人的一生,身边来往之人有许多,可真正留步的又有多少?每个人都有自己病态的一面,有他人无法理解的痛苦,有些人能走出,有些人却被束缚住了。小说开头回忆直子时,提到一口井,埋在草丛里,特意找是找不到的。人一旦不小心跌入,就无可避免地要死亡,深得可怕!问题是谁也找不到那口井的具体位置。木月与直子都遇上了那口井了,或许,那也是一种解脱吧!总还会有人撞上的,不可避免的。唯剩下太多的无奈和遗憾,化成风吹散在草丛上,留下一声声呢喃!

  小说从另一个层面告诉我们,人不可以让内心淤积太多不愉快的情绪,多交益友,敞开心扉,郁闷便可减少。面对社会上一些负面的东西,学会甄别,学会独善其身,争做一个乐观向上,热爱生活的人。只有这样,生命才不会在花季殒落!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