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社会
曾经兴盛的黄宅六陈市场
2018年4月9日 12:39:25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黄贞祥

  “六陈”是指稻谷、大麦、小麦、大豆、小豆和芝麻这六种粮食,以其可以久藏,故称“六陈”。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老百姓非常关注六陈市场。

  当年的黄宅市基呈长方形,地面铺满了卵石,中间一条石板路横贯东西,有着良好的排水设施,很适合各种农副产品的交易。黄宅六陈市场就位于市基的东边,每到集市日,这里熙熙攘攘,农户或购或卖,各取所需。

  六陈市场属新店村,有着地理之便。上世纪四十年代,新店村在六陈市场设了六根大杆秤,每个房头各执掌一根,通过替客户称量粮食收取一点费用,成为村中一份源源不断的收入。我们上店村和新店村属同宗关系,也分掌了其中的一根杆秤,由村民们轮流保管利用。每到集市日,我村都会派出四位村民前往六陈市场,把大杆秤悬挂于秤架上,秤钩上挂一只大畚箕。一位村民把需要称量的粮食倒入到大畚箕中,另一位村民负责称量,还有一位村民手拿一个小勺子,先在卖家的箩筐中舀一点货物,称量后又在买家的箩筐中兜取一点粮食,以此来抵双方的秤钱,最后一位村民用算盘帮着双方计算出货物的钱款。四人各司其职,配合默契,散市后把所得的各种粮食分门别类,挑回村庄,成为村里的集体资产。

  曾经的六陈市场非常兴旺,百姓在这里可以自由买卖,市场上除了常见的谷、麦之外,还有大豆、高粱和芝麻等,一些农户甚至把家中积余的一点米糠和麦皮也拿来贷卖,换取一点油盐钱。交易价格随着市场的供需不断变化,且明显要高于国家规定的牌价,因为牌价的粮食需要凭粮票和饲料票或购粮证才能购买,普通老百姓不能随便购买。前来购粮的村民一边寻觅,一边问价,看到心仪的货物后,用手摸摸,用鼻闻闻,甚至用牙咬一下,判断粮食的干燥程度和质量好坏。卖货人一边陪着小心,一边吹嘘着自己货物的质量,通过一番讨价还价,商妥出一个双方满意的价格,称量后货款两清。一些没有买卖的老农也会到六陈市场去转悠一下,看一看行情,打听一下价格,以期下次及时购贷。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匮乏,百姓根本没有多余的粮食拿到市场上销售,六陈市场一度萧条。后来,六陈市场慢慢复苏,一些贩客做起粮食买卖生意,他们在诸暨、义乌和我县的各个市场来回贩运,赚取一点辛苦钱。这些贩客大多数是附近村庄的农民,当时没有交通运输工具,全靠人力肩挑,后来发展到用独轮车推拉。

  三荒春头,有些无米下锅的家庭常到六陈市场购粮救急,一些农户把节省下来的一点粮食拿来销售,此时能卖出一个好价钱,市场上应运产生了一种称秤人,他们肩挑一根杆秤,在市场上来回走动,帮人称量后收取几分现钱。再后来,那些贩客被当成“投机倒把”分子予以打击,粮食不能上市场交易,贩客们只能偷偷地交易。先把粮食藏在附近农家,人则站在六陈市场观望,若有客户,就领到农户家中悄悄交易,若不幸被“市管会”抓到,除了没收货物外,还要进“学习班”学习。

  黄宅的集市日是逢农历三、六、九之日,而其它市场有一、四、七和二、五、八之分,为了防止贩客在各个市场间贩卖粮食,有关部门就把各个市场的集市日统一为公历逢五逢十日。每到旧的集市日时,“市管会”人员守在要道处进行劝阻,不让乡民进入市场,硬生生地把旧集市日给更改了。后来在老百姓的怨声载道中,这种违背百姓意愿的做法实施一段时间后就无疾而终了。改革开放之后,六陈市场又开始欣欣向荣,贩客们放开手脚,大胆地做起各种生意。

  如今人们衣食无忧,生活水平明显提高,六陈市场已被许多粮油店所取代了,风光不再。六陈市场的兴盛与衰败,成为社会的一个缩影,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