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我的阳台我的一亩三分田
2018年4月10日 10:22:42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安 心

  自打搬进不接地气的格子间之后,变本加厉爱上花花草草,总觉一间屋子如果没有绿色点缀,哪里都不对,那种干巴巴让人感觉不到生气的窒息感,使人浑身不自在,最后觉得自己像一株植物一样慢慢枯萎,不复生命。

  后来渐渐明白,这种对绿色的依赖和渴望,源于自己对曾经拥有过的家门口那片广袤田野的牵扯不放,江南漫山遍野一望无际的绿色根植在我的每一管毛孔每一口呼吸每一个梦里。

  三毛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亩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梦。

  我的梦,在阳台。

  一个满目滴翠可以种桃种李种春风的梦。

  自在阳台捣鼓起一亩田,我也从一个毫无农事经验的妇人,知道了之前与我毫无关系的营养液、营养土、生根粉、复合肥,知道了植物可以水培可以土养,知道了它们有的嫌冷有的怕热,有的喜阴有的好阳。更有播下种子后的期待,当它们探头探脑羞答答长出萌萌的小叶片,那种莫名的满足和喜悦,亦有感动和羞愧。

  一眼望去,寥寥几苗小菜,入眼皆是青翠可爱,原来点滴绿色也可以汪洋成海。阳台虽小,也无桃李,但有田野一片,有花香一瓣,有南风吹来,掀起纱帘似风筝在春天里飞翔,这就是我的一亩三分田,我的一片江南啊。

  我终于理解,那个初冬,窗婶为失去一株菜的愤怒和悲伤(一言不和,她百般呵护的江南就被某人吃进了肚子)。

  除去播种,去花市里游荡成了另一嗜好,前赴后继一盆盆往家里搬。从最初的眼睛只瞄上那些高大上的来养,到慢慢移情低小贱,其中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只有自己懂。那些看似高雅飘逸谦谦如君子的其实如女子一般矫情,小人一般难养,稍一怠慢就寻死觅活给你看。那些样貌平平不入人眼贱如草芥的反而包容我所有的疏忽和粗心,给点阳光就灿烂,有点颜色就天真烂漫,施点养分便活成整个江南。

  每日,我目光殷殷,松土浇水施肥,它用力生长,以繁茂还报,在无声的对话里彼此懂得,你温柔相待,我用心以对,就如两个在梦里相望已久的情人。你说或不说,松土或不松土,你来或不来,施肥或不施肥,我就在这里,默然相望,寂静欢喜。当然,这种我为花草狂的状态,让家中某人羡慕嫉妒恨。

  我相信《老人与花》中所说:自然是有感知的,懂得感恩,无论是一株草还是一朵花,你施予它关爱的恩泽,它回报你的,必是倾尽全力的蓬勃。

  也有人说,但凡爱折腾花花草草的,都是源于对生活的热爱。可于我来说,不管是持家务还是好下厨,或者伺弄花草摆弄手工,都无关热爱,很多时候喜欢和爱好只是因为一种习惯。

  这种习惯源自我打小成长的原生家族,来自灶台上方那盏昏黄暖色的明灯,来自深夜吱吱呀呀摇篮曲般响起的纺车,来自清晨混杂了农人吆喝耕牛哞叫鸡鸭伴奏的晨曲,来自家门口那片广阔肥沃的田野。感谢他们,教会我在嘈杂现世把自己淡然安放,渐渐把日子当成习惯。

  摆弄阳台一亩田,是喜欢更多,喜欢感受风吹过阳台,呼啦啦卷起窗帘像高原的经幡;喜欢光线里尘埃像精灵轻盈飞扬、阳光下所有植物闪闪发光;喜欢看一粒种子从生根发芽到花开花落,生于泥归于土,从寂静到繁华走向落幕。所有的生命就这样一圈一圈轮回,把时间收割了一茬又一茬,于是在感动和羞愧里,也感叹一下长的磨难短的人生。

  一日大清早,同样爱造梦的窗婶送来了网淘的草莓小苗,并附赠生根粉一包,一副要包种包活包收获的三包样子。可我看着怏怏如病沉睡不醒的苗苗总觉得云里雾里像在梦里头,脑海里悠悠飘过一些字句:

  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那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

  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

  好吧,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盛情不辜负,把梦种起来。最后,给草莓以深深祝福,但愿繁花似锦的春天许它一个美美的春梦。开花结果。

  春天来我家阳台摘草莓,可好?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