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谁忆虞中蒸饭香
2018年5月24日 11:19:26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朱耀照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学普遍实行蒸饭制,我读的虞宅中学也不例外。

  入学第一天,我就到学校隔壁供销社买了一个中号铝饭盒。因为怕被别人拿错,第一件事就在崭新发亮的饭盒盖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刻字也很有趣。先拿毛笔蘸墨在饭盒盖子上写好自己的名字,然后用圆规的铁针沿笔画边缘一下一下刺,每厘米大约刺上六七个洞。刻好后洗掉墨汁,我的大名便赫然显露在白亮的饭盒盖上,成了怎么也抹不掉的痕迹。

  那时,淘米蒸饭是高中生最基本的生活技能。

  首先是量米。我们每人有一个量米筒,能量出每一顿饭所需的准确用量。照理,高中阶段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天一斤米是必不可少的。但因那时生活普遍不好,许多人的定量为八两,有的甚至只有五两。五两怎么吃?拿大米一二两,然后用水把饭盒灌满,蒸出来的便是一盒糊饭。当时吃得饱饱的,上了两节课肚子就会唱空城计。到了有番薯的季节,一天的用米量就更少了。在饭盒里面放上番薯,去皮的或不去皮的,大的切成几小块,然后在番薯间隙放少许大米,用水浸满。蒸熟后,便是满满一盒番薯饭。

  量好米后就开始淘米蒸饭。先用丝瓜筋将饭盒洗净;将放在饭盒盖子上的米倒入饭盒后,灌入水,用手指不断拨动大米,倒掉浊水,除去米糠和泥垢,淘洗两三遍后,大米基本干净;然后按照自己确定的水与大米的比例注入江水,盖上盒子。为了方便拿取,往往用线绳或布带将同寝室的五六个饭盒捆在一起,由一同学拎到厨房蒸饭厨里摆好。

  淘米蒸饭的地点是学校北面的壶源江。走出后门,便是一道拦堰,白色的江水哗哗从拦堰上跳跃而下。成群的石斑鱼则在堰内清澈的水中自由穿梭。几百号学生一天三次聚集在那里,或站或蹲,欢声笑语洒满江面。无论是晨曦初上、夕阳西下,还是寒冰封江、淫雨霏霏,都是一片颇为壮观的景象。

  然而,这在数九寒天并不好受。早自修下课,吃罢早饭,阳光给高树的枝条涂上一层金黄色,而地上的严霜依然似雪,近岸水面薄冰还没有解冻。寒风吹刮,皲裂的脸像刀割一样痛。红肿得像胡萝卜一样的手指,浸在冰水里,因一时麻木感觉不到疼痛,但当淘好大米后,恢复知觉,一种疼痛奇痒的感觉从手指直击到心里,难受得要命。没几天,许多人的手指都溃烂了,露出红的黑的伤口,煞是难看。于是,要好的同学会抢着帮助蒸饭,整个大家庭充满浓浓的暖意。

  拿饭时间到了,蒸饭厨间雾气缭绕,弥漫着米饭香,厨工老朱尚未将一捆捆饭盒拿出就早已被饥肠辘辘的拿饭盒的人包围。晚点来的人只能在圈子外眼睁睁看着,等别人离开才能插进去寻找。运气不好的,绳子散了,饭盒落了一地。甚至有的饭盒被踩扁,白花花的米饭倒在泥地上。

  吃饭的场所在拥挤的集体寝室。拿到饭盒,回到自己的高低铺上,饭盒一打开,迎面扑来的便是一股浓郁的蒸饭香气。菜一般为霉干菜,周末在家里加猪油或肥肉炒好,装在罐头瓶里、特制的竹筒或木罐里,压得严严实实。吃时,用筷子撬一些出来,放在热乎乎的饭上面。不一会,受热融化了的猪油给霉干菜蒙上一层透亮的光,整个寝室弥漫着霉干菜的气味。

  吃饭的时光是最轻松的,几个同学聚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吃着比家里铁锅里烧出的饭还香的蒸饭,品尝着各家不同风味的霉干菜,讨论着与学习生活相关的事,惬意极了。

  淘米蒸饭虽是虞中读书时的日常小事,但现在想起,仍余味无穷。它成为那时艰苦岁月里的一道光,时常闪现在记忆里,照亮那段时光。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