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那方小小的村庄
2018年5月24日 11:19:26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甘柔倩

  当我们踏着繁华街市中越来越绚丽的霓虹灯的灯影归家,为再也找不见旧时灯影的痕迹而发出一声叹息的时候,那些灯影斑驳的往事,注定会在午夜梦回时幽幽地呈现。

  ——迟子建

  《我的世界下雪了》,很美的名字,我轻轻抚摸着质朴素雅的封面,暗读着这个美丽诗意的名字。看着看着,恍惚中,就像是见了老朋友的感觉。我的世界下雪了,听起来很美,很有诗意,也带了一点淡淡的忧伤。

  书中的大部分文字都是平和的,但也饱含情感,有对幼时生活的怀念,有对人情世故的感叹,还有一些忧国忧民的情怀。只是后来,在作者失去了亲人后,文字里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点哀伤。阳光明媚的世界是灿烂而妩媚的,下了雪的天空也依然冷艳美丽,只是,纯净但也苍白的茫茫一片,带给人一丝淡淡的惆怅。

  这本书让我感同身受。作者花了大量的笔墨来描写自己的家乡,跟随着她的描写,我也回想起那个座落在山脚的、附近有庄稼和河流的、属于我的童年的小小村庄。故乡,一个对我来说熟悉又陌生的词,我也只能借着美丽而凄凉的月来努力勾勒出她的轮廓。花开了又谢,月圆了又缺——我已经两年没回故乡了。还记得小时,就是故乡的小河淙淙、绿树丛丛带给了我无限的快乐。我家后面是一大片松树林。清晨,一阵风吹过,树林就响起优雅的奏鸣曲。阳光透过绿叶,在地面上投下金色的斑驳,树影倒映在我家的窗子上,使窗子变得绿波漾漾。

  夜晚,这美妙的沙沙的树叶声是安抚我进入梦乡的小夜曲。这片松树,是藏着我欢乐的地方。每年春季,一场春雨过后,父亲总会带着我到树林中去找一种不知名的植物,它是一节一节的,取下一段,将一端去掉,另一头放在嘴边轻轻吹,它就可以像笛子一样发出优美的声音。每次父亲总能轻易吹出美妙的曲子,而我吹红了脸也只发出一声难听的“嘁——”。这时父亲总会嘲笑我一番,林子里回响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故乡的云软绵绵的,尽管我没有真正地触摸过她,可每当看到她,我的心也变得和她一样软绵绵的。故乡的水清澈无比,尽管两年不见,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在我忧伤时,她会温柔地抚摸我的心,在我快乐时,她又在我心上奏出欢快的乐曲。故乡的山——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她,因为是她给予了我童真童趣,给了我无限的遐想。

  我的心里莫名的失落。往墙角一瞥,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花盆,是我从故乡带来的一株植物,它早已死掉,只剩下一盆黄土。我将土倒出来,抓起一把,紧紧握在手里,好像那样就可以将心中的那份失落全部填满。那一刻,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小的村庄,村庄里有一个小小的我,在轻轻唱着歌。我好像读懂了迟子建的心,读懂了她对故乡的那样炽热的爱啊!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个小小村庄上方飘落着片片雪花,而我正步履坚定地走向它。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