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难忘那年儿童节
2018年6月1日 10:35:0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梁永刚

  那年我10岁。父亲在一所乡村学校当教师,母亲在家种地,哥哥、姐姐念初中,我上小学。一天上午,母亲给我们做好饭后,便拉着架子车去地里干活。哥哥、姐姐吃完饭都背着书包上学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傻傻地坐在院子里想自己的心事,耳边回荡着昨天下午放学时老师说的话:“明天是儿童节,乡里举行中小学生歌咏比赛,学校让我们班的合唱队去参加比赛,服装要统一,一律都是白衬衣,黑裤子。”

  可是我没有白衬衣,只有一条补丁摞补丁的黑灯心绒裤子,自尊心极强的我绝对不会让母亲去别人家借。我十分清楚当时家里的经济状况,别说为我添置新衣服,全家人能勉强吃饱饭已经是很不错了。平时,我浑身上下穿的都是哥哥、姐姐穿过的旧衣服,懂事的我从未因此埋怨过母亲半句,可今天这件烦心事却让我格外难受。眼看村小学上课的钟声快要敲响了,我才极不情愿地从床上掂起书包无精打采地朝学校走去。

  到了教室,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穿着白衬衣打我身边经过,我的心一阵阵揪着疼。不多时,老师招呼大家出去化妆,同学们顿时一窝蜂跑了出去,把老师围了个水泄不通,而我犹如一只离群的小鸟孤零零地站在人群之外。终于,轮到老师给我化妆了,果然不出我所料,老师一看到我上身穿着破旧不堪的灰上衣,便气不打一处来:“梁永刚,你是怎么搞的,别人都穿白衬衣,你为啥不穿?呆会儿比赛你别去了。”老师的话犹如晴天一声霹雳,我的头一下子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生性倔强的我强忍着在眼眶里不停打转的泪水,对老师点了点头。随后,其他同学和老师一起坐着机动三轮车去乡里参加比赛了,留下我一人孤单地站在空旷的校园里,无助地望着头顶的天空。回想起这些天起早贪黑排练合唱的一幕幕情景,我的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从此以后,那位老师的高大形象在我心中渐渐变得模糊。那年的儿童节,我整整一天滴水未沾,眼睛无神地朝着乡政府礼堂所在的方向发呆。母亲以为我中了邪,吓得又是请医生又是请神婆,我在全家人的惊慌恐惧中度过了那个儿童节。

  当天晚上,我的情绪好了点,母亲听完我的哭诉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母亲没有责怪我一句,只是阴沉着脸,一声不吭。第二天早上吃饭时,母亲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件不算很白却崭新的白棉布衬衣,我又惊又喜。望着母亲布满血丝的双眼,我知道那是母亲熬了一夜为我缝制出来的。短暂的欣喜过后,我任性地把母亲递过来的白衬衣扔开了,母亲看着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件母亲用家中唯一的白床单改制而成的白衬衣,我一次也没有穿过,母亲只好把它收藏在了箱底。

  光阴似箭,不经意间,伴随着那年儿童节和那件白衬衣的苦涩记忆我长大了。上了师范,参加了工作,也有了一份不算丰厚却属于自己的收入,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买自己喜欢的衣服了。每每看见家中衣柜里被妻子叠放得整整齐齐、颜色各异的衬衣,心头总是涌起那段刻骨铭心的童年往事。直到有一天,当我有了自己的儿子后,我才终于理解了母亲当初企图用她的不眠之夜去捍卫儿子自尊心的良苦用心。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