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小溪防洪堡头
2018年6月1日 10:34:45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黄贞祥

  老家村旁有一条蜿蜒的蜈蚣溪,溪水潺潺,温婉迷人,哺育了两岸无数乡民,但有时突发水患,冲毁溪堤,淹没农田,百姓对蜈蚣溪是既爱又恨。

  那时的溪堤都是由沙石垒堆而成,上面长满了杨树和枫杨树等,靠大树的盘根错节来固定沙土,防洪能力不强。为了保护溪堤,村民们除了严禁砍伐溪堤上的树木外,还在溪堤的险要位置筑起一个个防洪堡头。防洪堡头高高耸立,伸入到溪水里面,洪水遇到堡头后就会拐弯,从而消除对溪堤的冲击力。堡头由沙石堆积,临溪前端用一只只装满卵石的篾篓加固,后来演变到用巨石堆砌。

  堡头的选址非常重要,根据流水走向选出最佳位置。有些堡头由于选位不好,洪水拐弯后冲毁了对岸的溪堤,淹没了农田,造成粮食绝收。因此邻村间经常为堡头问题发生不愉快的纠纷,有时甚至引发群体事件。

  那时的汛期非常有季节性,端午和夏至经常发大水,乡人称其为“端午大水”和“夏至大水”。每到汛期,村民们如临大敌,日夜巡守,一旦超过警戒位置,全村总动员,纷纷去保护堡头和溪堤。

  保护堡头最常用的方法是砍几株大树,用粗大的绳索系牢并固定,再置于堡头前的激流中。这样能减缓汹涌的洪水对堡头的冲击力度,但有时洪水太猛,绳索崩断,需再次砍伐树木,换用更粗的绳索。另外在溪堤边打下一排木桩,堆砌装有沙土的草袋来防洪。

  当年的蜈蚣溪两岸筑有大小不同的许多堡头,像一个个坚强的卫士,保护着溪两岸的农田。我村位于蜈蚣溪下游,小溪在此拐了一个弯后向下游流去,因而水患较多,溪堤上建有两个堡头,其中的杨树潭堡头离我村最近。

  由于长年受洪水冲刷,堡头前形成了一个深潭,即使溪水断流之时仍碧水充盈,这里成了最佳的洗浴场所,也成了鱼虾的天堂。假日闲暇,游泳嬉水、捉鱼摸虾,成为童年时的一大乐事,翻开石块,那张牙舞爪的螃蟹随处可见。

  随着溪水的断流,潭水面积逐渐缩小,潭边的卵石渐渐裸露出来,溪鱼的密度也越来越高,小伙伴们将一种植物搓出的汁液撒入水中,刚才还灵动自如的小鱼一下子变得反应迟缓,并慢慢地浮出水面,大家徒手打捞,欢笑声洒满了整条小溪。

  溪水转弯处,有一块被洪水冲出的滩涂,以淤泥和细沙为主。时间一长,淤泥上布满了螺蛳和河蚌等,河蚌在淤泥上挪移时,留下了条条清晰的蚌路。随着滩涂中水分的慢慢蒸发,淤泥逐渐变干,小伙伴们在此掏泥洞、挖泥鳅、堆泥人、掘“运河”,花样迭出。

  俗话说:“易涨易退小溪水”,夏日,有时上游突降暴雨,而下游依然阳光灿烂,一段时间后,原本干涸的溪滩会突然洪水猛涨。有一年夏天,几位小伙伴在干涸的溪滩上玩耍,忽然听到上游有人大喊:“洪水来了!”我回头一瞧,只见浊浪滔滔,奔腾而下,裸露的溪滩一下子全被洪水淹没,溪滩上晾晒的稻草全部被卷走,水面上到处都是漂浮物,大家吓得赶忙逃离现场,惊出一身冷汗。

  上世纪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如火如荼,县有关部门组织了我们附近几个村庄集体行动,利用人海战术对蜈蚣溪进行了截弯取直,并在溪堤两岸新砌石块。整修后的溪堤防洪能力大大增强,临溪的村民再也不用为汛期的到来而担惊受怕了,当年那种年年修堤年年防洪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远去,那些用于防洪的堡头也随之消失了。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