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外 公
2018年6月5日 14:12:36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李慕卓

  外公走的前一晚,所有人到医院看他,妈妈在一旁小声说:“你再叫叫外公吧。”我平复了一下情绪,喊了一声“外公”,眼泪就止不住地涌出来,再也没能叫下去。

  病房里特别安静,只有心跳测量仪器一直发出滴滴的声音,外公的头侧在左边,呼吸急促,常年卧床使他看起来非常白又非常瘦,但是面部棱角仍然分明。他的头发灰白,被剃得很短,头顶的几绺不听话地翘起,像是在向病魔控诉太早使他变成这样。他两手交叉平放在胸前,手指已经不能弯曲,指关节处发红发紫。外公个子很高,有一米八七,要双腿略弯曲才能躺在病床上。我俯身叫他,他吃力地抬抬眼皮,又缓缓闭上了。意识大约是有的,但是已经没有力气。

  因为第二天还要陪爷爷去杭州住院,我提前回家了。隔天正午,我正在为爷爷办理住院手续,弟弟发来信息说:外公走了。整条信息只有四个字,看到后的一秒,我的眼睛酸涩,因为不想让爷爷担心,我躲进厕所哭了许久才出来。

  回忆在脑海中不受控制地展开。外公年轻时是篮球教练,最爱的事是看篮球赛,他经常让小外公开车去义乌看球赛,时常半夜十二点才回来,有时候也会带上我。看球赛时,外公老爱挤到前排。一次我和小外公坐在位置上,外公一转眼就不见了,结果他站在最前排跟人吵了起来。因为外公个高挡住了人,个性执拗又顽固不肯退让,于是跟后排的观众产生了矛盾,这让我们又好气又好笑。那时候球赛票价也要百来块,小外公不迷球,就说,我们这几张票够请家里老婆儿女吃一顿好的了。外公却是依旧我行我素,一幅我看我的,你们少吃一顿好的根本不要紧的态度。

  后来外公生病,他就坐在床上或者坐在轮椅上看电视直播球赛,但是看到激动处已经不会欢呼雀跃。再后来外公起不来床,舅舅就打开电视给他听球赛,那时他连开心的表情都没有了。

  我外公早前是下乡的老师,规矩特别多,所以我跟外公没有像爷爷那样亲近。但是我小时候经常偷穿外公的鞋子,因为他个子高脚很大,对于我来说鞋子大得像船一样,走起路来踢踢踏踏的。退休后外公在楼顶养了一群鸽子,每天早晨喂鸽子、放鸽子,晚上又等鸽子飞回来。我那时最喜欢看鸽子,但是怕高不敢爬,外公就先爬上去,然后我站在扶梯的第四五阶,他在上面俯下身来拉我上去。我一爬上阳台,太阳明晃晃地照过来,鸽子扑棱着翅膀,那时真是最美好的时光。

  我坐上回程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路上一直流眼泪,特别想给谁打个电话,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旁边的小伙子显然吓一跳,远远躲开我坐到后面的位置上。到站时爸爸已在车站等我,我们直接去了殡仪馆。外公的遗体放在祭拜台的后面,已经画好妆,我走进去看他,他就像在睡觉一样安静,我总感觉他还在静静地呼吸。然而外公还是走了,他真的离开了。人的一生如此短暂,外公会有遗憾吗?

  我从没有那么近距离地面对死亡,爸爸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安慰道,生离死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继续生活,现在是如此,以后也是如此,生活就是这样。听了这番朴实的话,我又默默红了眼……

  我时常仰望夜空,看看天上有没有星星。外公,我很想您,如果您也想我,来我梦里跟我说说话吧……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