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我的第一所小学
2018年6月21日 11:27:47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张明

  1972年初春,杨柳树尚未萌芽,地上还结着冰块,四十出头的母亲就牵着我的手穿过通天楼,将我送进城北小学。那一刻,她的心里或许正燃起希望的火苗,渴盼六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能给她带来读书上进的喜悦,脸上因此洋溢着温和的笑容。见过世面的母亲哪怕再苦再累也要让孩子读书,话挂在嘴边,态度也十分坚决。可话是这么说,我的几个哥哥姐姐到底还是因为生活困难,断断续续,读不了几年书就匆匆下地干活了。只有我,靠家里节衣缩食培养,一直读到大学毕业,我也算是没有辜负母亲的殷殷期望。

  城北小学地块原先是浦江后街工商大户陈普生的菜园,民国以后才办起学校,接纳普通人家子弟入学。学校前面是三四米宽的八甲巷,铺着石子,路的东边连到城墙脚,路的西头接到后街,榴余堂在它的南面。从学校大门进去,左手贴牢墙壁的是一长排兔笼,里面蹦跳着红眼睛的白兔子灰兔子,嘴巴有吃没吃都翕动着,我们曾为它们打过一篮一篮的青草。其背面是老师的办公室,办公室东边屋檐下吊挂着一段铁轨,当当敲起来声音清脆响亮,钟声既可以使孩子瞬间安静下来,也可以使孩子瞬间沸腾起来。右手边的平地则略低于路面,还有一口井,南北两边教室两两相对。穿过正对大门的甬道,前面便豁然开朗,宽大的操场容得下所有学生在这里做课间操和开运动会。我们教室一侧正好对着操场,所以阳光特别充足。教室东边有几棵冬青树,上面会结出冬青树籽。

  我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姓郭,叫郭夏仙,她既是我们的班主任,又兼教我们的语文课。郭老师脸型瘦削模样严肃教书认真,因为带外地口音,与我的母亲有些相似,无形中对郭老师增加了亲和力亲切感,但是直到前几年我才知道她是仙居人,现在应该有八十来岁了吧?刚开始的语文课内容自然是汉语拼音,郭老师拿着教鞭笃笃地点着黑板上的拼音字母,教我们一个个念,然后再由我们自己有板有眼地读,孩子们咿咿呀呀,读得很投入,很上心。轮到举手示读时,我差不多每次都能准确地念完,然后像飞出鸟笼的鸟一样早早地离开教室,滚着当啷啷响的铁环回家。

  那时,教我们唱歌的是楼基福老师,看上去目光敏锐。

  我喜欢学校里的学习氛围,也喜欢与同学们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上学不久就与班上同学混熟了。因为编的班级都是城东来的孩子,所以光住在东街的同学就有十来个,像男同学中的张旭民、楼基暖,女同学中的朱丽萍、楼国英等,楼幼兰一家与我们同一个生产队,陈芝宵则是我后街的一个小邻居。这些同学当中,楼建伟能折各种各样纸飞机,楼小芳跑步特别快。记得有个同学叫陈文亮,住在出圣亭,个子比我高,热情,能说,而一个孩子是不大会拒绝另一个孩子的热情的。放学后,真诚热情的文亮就几次带我爬上东山,也叫警报山——就是后来的电视台一带,那里有一座高大的铁架,可以爬上去。文亮在这里现场教我挖所谓的野番薯,那是差不多只有蚯蚓粗细的一种根茎,不长,剥了皮可以直接放嘴里嚼,嚼碎了吞下肚去;再是爬上松树掰松糖吃,松糖是长在松针根部的一种白色结晶物,你还别说,的确是甜甜的。抗战时期,浦江被日本人占领,这里建了炮楼,我们爬上东山时炮楼早已经拆除看不出来。东山的山脊上,全是砂砾似的硬地,连像样的泥土都没有,上面除了长有不算特别粗壮的一些松树和草木之外,并不长太多的植物,但迎风站立山岗之上仰望天空,觉得周围的一切空旷而辽阔,心情自然很放松。文亮同学明显比我懂得多,估计来的次数不少。

  大概读了一个学期后,我们的教室换到了操场的东南角。那教室由北向南要过一窄窄的通道,教室门开在南边。教室旁边有一个小小的长方形院子,院子里同样砌着石子,中间好像种了一株大桂花树,树梢明显高过灰黑的屋顶,偶然会有一两只白色鸽子飞过。树的西边是一道照壁,开了花格子的窗。夏天的时候,桂花树浓荫蔽日,特别阴凉,可墙根有点潮。八九月黄黄的桂花开了,会撒下一地细密的桂花雨,坐在教室里就能闻到香气,女同学下课时会弯腰捡起一些。就在那株桂花树的南边,有一小房间,住着一位姓黄的老师,脸色红润,头发花白,天天在拉一副五根弹簧的拉力器。后来在下田畈读小学高年级,他还教过我们。有趣的是两个教室的中间是一处半敞开的活动场地,摆放着两张乒乓球台,年轻的江老师在那唱主角,周围围着一帮子小学生,听他耐心地讲怎么打球,眉眼极为生动,动作也有点夸张。

  后来,城东大队在狮子台门里金宅办起小学,我们这些属于城东招进来的学生,在读到二年级的第二个学期时,便离开城北小学,搬进只有两个班的新学校,班主任也换成了张斐真老师,她同样教语文。而教我们画南瓜的是沈邦统老师,身体很壮实。刚开始,城东小学没有操场,我们上体育课要排着队穿街过巷到下田畈,但我们很快适应了新的环境。第二年端午过后,我写的一幅毛笔字在浦阳小学系统得了个二等奖。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