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社会
中山中学的实习生活
2018年7月10日 10:53:31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李俏红

  20岁那年,我离开大学校园,第一次来到美丽的浦阳江畔。带着好奇和激动,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实习生活。

  那天,当我们风尘仆仆地赶到实习学校浦江中山中学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在夜幕中卸下行李,静静地站在官岩山脚下时,也许就注定了要与浦江中山中学结一段尘缘。走进校园,中山中学的校领导正等着我们,他们说饭菜早已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到来。

  我们来到食堂,工友正在又一次为我们热饭菜,大大的两脸盆。一脸盆土豆,一脸盆酸菜豆腐,也许是肚子确实饿了,大家都觉得这两个菜美味无比,风卷残云,一下子就把两大盆菜加一大盆饭一扫而空。接着校领导说你们劳累了一天,还是早点休息,晚上就不开会了。大家正巴不得如此,于是兴冲冲地去看自己的临时住所。

  转了好几个弯,我们在一幢低矮的平房前停了下来,这是一幢长期无人居住的房子,开了灯后,里面还是昏暗暗的,天花板上布满了蜘蛛网,屋子里放着四张上下铺,我们一行8个女生今晚就得住在这间房子里面。大伙忙碌着整理自己的铺盖,理好了正打算洗漱上床,却被告知水要到远远的操场另一边的井里去打。大家于是又拿了脸盆到水井旁去打水,待到上床已是半夜,但大家依然很兴奋。叽叽呱呱说个不停,直到实在困得两眼皮子打架了,才迷迷糊糊进入梦乡。

  中山中学坐落在美丽的浦阳江畔,依傍官岩山麓。校内绿树成荫,花香四溢,环境幽静,位于乡下,加上当时交通不便,是学子安静读书的绝佳之所。中山中学前身为浦江县私立普义初级中学,于1939年由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时任国民党福建省党部主任委员、国民政府闽浙监察使的浦江籍名士陈肇英先生集资创办。1941年,值辛亥革命30周年之际,为纪念孙中山先生,学校改名为“浦江私立中山中学”。次年上学期增设高中部。同年8月,县城沦陷,校长王恭寿先生带领沦陷地区部分师生辗转流亡至建德坚持教学。1946年1月,学校全部迁回原址。1949年5月,浦江解放,学校由县人民政府接收。1960年,浦江县建制撤消,大部分地区并入义乌县,学校改称为“义乌县中山中学”。6月,时逢孙中山先生95周年诞辰前夕,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亲笔为之题写“义乌县中山中学”校名。1967年,浦江县恢复建制,学校复称为“浦江县中山中学”。1979年4月,在建校40周之际,宋庆龄副委员长为学校第二次亲笔题写校名“浦江县中山中学”。

  我们去的时候,校门上的几个字是宋庆龄第二次题写的。

  第二天早上铃声一响,我们全部一骨碌起了床,去井边打水洗脸。对于第一次实习的我们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起床了,不一会,广播体操的音乐就在校园里响起来,我们来到操场上,学生们已经排好了队整整齐齐开始做操。

  从这一天起,我就要当一个老师了,从原本的学生身份突然转化成老师身份,内心还是有点小忐忑。学校安排我当高一(5)班的实习班主任兼实习语文老师。

  简陋而艰苦的生活条件并没有冲淡我们初来乍到的热情,初为人师的兴奋和一群可爱质朴的学生让我们忘却了抱怨和计较。我们日复一日地在发着霉气的屋子里备课、试讲,有时晚上天花板上还会掉下小虫子来,要在平时,我们一定会大呼小叫,抖成一团,一晚不敢睡觉。但现在不同,现在我们是老师,我们得有老师的样子,于是一批小女生都变得勇敢了,不声不响处理掉虫子,还会开几句玩笑。

  带我实习的是学校德高望重的黄竹生老师,他当时是高一(5)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黄竹生老师长得瘦瘦的,脸上整天挂着和蔼亲切的笑容,对我就像女儿般照顾。

  黄竹生老师喜欢调侃,寓教于乐,严格起来又像父亲般的威严。他对教学的认真严谨态度非常值得我学习,一开始实习,就能遇到这么好的老师是我的幸运。

  黄竹生老师精力充沛,教学经验丰富,为人幽默。他家里有一片责任田,他不仅是好老师,还是干农活的好手。课后的休息时间,黄老师会带我们去他家甘蔗地里拔甘蔗吃,还带我们到浦阳江里抓小鱼。平日里他以校为家,爱生如子。对于学生,他不仅传授学习内容,更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记得有一个晚上,我跟着黄竹生老师去查寝室,在男生寝室看见有一张椅子破了。黄老师二话没说就回办公室取来榔头、钉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凳子修好了。我在一边看呆了,觉得黄老师真是太能干了,好像什么事情都会做。黄老师说,这些小事情,我们自己能做的,就不要劳烦学校了。

  每次我讲完课,黄竹生老师就会坐着点上一支烟,然后和我分析这一堂课哪些值得肯定,哪些还有待改进。除了课文,我也自选一些自己喜欢的文章,给学生课外阅读,这些文章或文采飞扬,或辞章华丽,或质朴清新,记得学生们都很喜欢。

  那时月正好,风正清,我和我的学生都如迎春花般年轻。高一年级的新生,和我们年纪相差不了几岁,平时经常玩在一块。课堂上,我们一起读朱自清、俞平伯;课余,我们一起散步聊天,还到青菜地里拍照片。

  记得有一个周末,大家去登官岩山。官岩山为典型丹霞地貌,南坡绝壁嶙峋,北坡巨岩圆突。宋濂曾撰写《官岩教寺记》。我们沿着上千个石阶,穿越险峻的石壁,来到官岩寺。通往官岩寺的是一条古道,据说唐代就已经有了,其中修修建建,自然是无数人的功力所为。

  那天,我们在寺中吃的中饭是自己做的拉面,给我们做拉面的是实习带队老师黄灵庚,黄灵庚老师是浦江人,全国知名的楚辞专家。他告诉我们,官岩山麓的蒋宅村是清初东渡扶桑的东皋心越大师蒋兴俦的故里,官岩山上有“鹫峰亭”,相传是大师心头一缕挥之不去的乡愁。东皋心越东渡日本后特别怀念故乡浦江,就给自己取了别号叫“鹫峰野樵”。如今,仙华山脚已经有了东皋心越的纪念堂,建筑幽静雅致,可以让人们静静地在里面消磨一个晌午。

  高一学生平时都住校,周末放假回家,周一学生又从四面八方回到学校,回校时他们会带上十天半月的米,还有毛芋、番薯、土豆等食物。有时候,他们会把毛芋、番薯用饭盒蒸熟了,到中午的时候,捧着饭盒到宿舍来请我们吃,当时觉得这些学生真是太纯朴了。

  那时书店里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教辅资料,学生的教辅资料要靠老师来收集。平时学生的练习题、单元考试、期中期末复习资料,都要老师用蜡纸刻写出来,刻写油印卷子就成了当时教师的一项比较繁重的工作。

  刻蜡纸一般在晚上,静静的办公室里一个人慢慢刻写。刻蜡纸时要把钢板放好,然后对准纹路刻写。蜡纸光洁透明,布满了统一大小的方格。铁笔并非铁制成的笔,只是笔尖是用铁做的,笔尖磨损了可以换,笔套用塑料或胶木制成。刻重了,容易戳破蜡纸;刻轻了,印的时候又可能印不清楚。蜡纸刻写不同于平时写字,速度相对要慢一些,这挺磨练一个人的细致和耐心。如果不小心刻错字了,就得用铁笔圆头轻轻磨去一层蜡,然后再重刻。

  铁笔通过蜡纸与钢板接触时,会发出“吱吱”的声响,一开始觉得挺刺耳,刻多了也就没有了感觉。除了刻写学习资料,我们还制作了一本记录实习生活的“特刊”,也是用蜡纸刻的。从刊头到目录和内面,设计版面再到刻写各种字体和图案。虽然要花费很多时间和心血,但因为兴趣所在,倒也不觉得累。只是觉得自己的字写得不够漂亮,恰好高一(5)班有一名叫黄金泉的学生,习过书法,写得一手好字,于是就叫他帮忙刻写。

  当那一本本透着淡淡油墨香的“特刊”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感觉特别亲切。它记录着我从事实习工作的最初记忆:那段双手沾满油墨的日子,是我人生中难以割舍的情愫。

  那时,校园的四周都是田地,找不到一家商店。唯有集日里,才会在邻近的村子里找到一些小摊点,我们便乘机打打牙祭,一碗肉丝面或几只荞麦粿换换口味。日子真的很单调,但我们从没有这么开心快乐过。我们用几颗水果糖为同伴过生日,用几只桔子庆祝中秋节……

  物质的匮乏丝毫不影响我们精神的富足。晚饭后,我们总是师生结伴沿着浦阳江散步,星期天结伴骑车去附近名不见经传的风景点玩,一路歌声一路笑……那时我们从不谈钱、不谈享受,不攀比也不苛求,生活给我们的是那样少,但我们收获的却是那样多。

  如今,学生们早已各奔东西,但我们的情谊还在。在记忆中,那是人生最富足的一段日子。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