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文化
集成集聚强服务 深耕乡土育新风
文化礼堂多维高质打造精神家园
2018年7月11日 16:55:28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徐贤飞 张姮 洪建坚 张春晨

  都说,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

  一堂致富课,一场排舞赛,一次诗人笔会,一次文化走亲……治水后的浦江城乡如诗如画,全县106家文化礼堂大小活动日复一日,不曾停歇,人们在这有着村庄印记的地方享受和凝聚着他们走向美好未来的力量。

  东街是世世代代浦江人心中最浓的乡愁。东街文化礼堂是今年新建的,夜幕下显得格外热闹。一堂《远离“三高”健康生活》的课正在开讲,老师是来自县人民医院的名医芮凤,不少“学生”被吸引,搬着小板凳在天井里听着,夏日的喧嚣被挡在这个静谧的小院子之外。这样人气爆棚的夜晚在东街文化礼堂是常事。今年,这里已经开展了“梦想家园”系列文艺演出40余场、才艺大比拼10场、龙峰夜话讲座4场,累计受众近2万人次。年初那场东街开街踩街活动,更是足足吸引了15万人前来。

  如果说东街文化礼堂是浦江县全天候、高质量打造文化礼堂的一个缩影,那么同样魅力无限的乡村旅游点新光村、上河村则是全域化、高质量打造文化礼堂的典型。近年来,浦江把文化礼堂作为人们的精神家园和乡村振兴的服务平台来打造,充分发挥其引领带动作用,多维度覆盖农村各个领域,活跃了农村文化,强化了公共服务,滋养了农民农村,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活力。全天候乡土文化活跃城乡

  再过半个月,就是葡萄采摘季了,浦江县黄宅镇梅石坞村一年最忙碌的时节。这个葡萄种植村,600多个村民,种植了600多亩葡萄。

  农忙之前最后的闲暇,让这个村有点兴奋。已是晚上9点钟了,村文化礼堂里依然人声鼎沸。文化礼堂广场上,妇女们正在跳着广场舞,转身扭腰间,微笑脸庞上挂满了汗水。村妇郑碧肖说,跳得很畅快,很过瘾!不久后忙着采葡萄了,就没有时间跳了。

  站在欢乐的人群间,69岁的村主任王文美笑眯眯的。2016年,受浦江县农村文化礼堂建设的热潮吸引,一直在杭州建造画舫、龙舟的王文美,回家投入到农村文化礼堂的建设当中。村里缺钱,他拿出养老的钱填进去;村里缺人,他一天到晚忙碌在文化礼堂建设现场。当年,梅石坞村文化礼堂建成了,他又琢磨着拉起了村舞蹈队、篮球队、太极拳队、乒乓球队、腰鼓队等8支文化活动队伍,把村民的精气神都给调动起来了。梅石坞村文化礼堂也成了该村的精神家园,礼堂从早上9点开到晚上9点,成了名副其实的全天候礼堂。因为文化礼堂建设、运营当中的突出贡献,王文美被省委宣传部评为“最美农村文化礼堂人”。

  在王文美的眼里,村民愿意来文化礼堂,不只因为这里有着乡愁记忆,可以愉悦身心,还跟县委宣传部制度保障得好有很大关系。王文美说,从规划建设、队伍组建到内容提供,再到礼堂使用多元化,县里都有一整套的制度,管理得有条有理。

  都说文化礼堂房子建起来容易,牌子挂起来也不难,难的是文化礼堂里人常来、活动常有。为用好文化礼堂,浦江县专门出台了《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实施方案》,建立文化礼堂“建管用育”长效机制。除了出台一整套人员队伍配备和活动开展等制度,为了加强专业指导,县一级还成立由县委宣传部、县文化局、县文联、县农办、县志办、县档案局、县科协等方面专家组成的指导组,连同有关专家,帮助各农村文化礼堂建设村挖掘历史文化、丰富时代特色,为农村文化礼堂提供活动组织、文案策划、陈列指导等方面的智力支持。每个乡镇街道整合文化站、中小学以及各类乡土文化人才、文化志愿者和文艺骨干的力量,建立相应的指导协调平台,加强对各村文化礼堂活动的指导、协调和督查。许多村的非遗文化和村史故事也因此得以挖掘、弘扬。因文化礼堂建设,黄宅镇梅石坞村经深入发掘、多方收集和寻证的184条《义门王氏家则》整齐上墙。檀溪镇寺前村越剧团阔别30余年再聚首。通过对好媳妇、好婆婆等身边好人的选树工作,不少身边好人成为全村榜样,檀溪镇洪山村还由此挖掘出了数年如一日照顾母亲无微不至的“中国好人”吴健。

  与此同时,文化礼堂星级评定办法,形成“动态巡查+月度抽查+季度督查+年度评定”的星级管理办法,每年对文化礼堂开放时间、活动情况进行综合评定星级,并与年度活动经费直接挂钩。今年,为更好地监督文化礼堂的活动情况及守护礼堂安全,浦江县还利用“互联网+”技术,在全县文化礼堂逐步实施“文化礼堂守护计划”,统一安装视频监控和火情检测终端,成立文化礼堂实时监测预警中心,建立文化礼堂智慧监督体系,实现电脑端、手机端APP实时监测等功能,线上实时掌握文化礼堂维护、开放、活动及管理员在岗情况,形成“线上+线下”的全天候监看网络。

  浦江县层层制度管理,保障了文化礼堂门常开。可门常开,有人常来、有活动常在吗?我们转了几个文化礼堂后发现,按照“月月大活动、周周小活动、天天有活动”的目标要求制订的全年文化礼堂《活动计划》,就在公开栏上公示着。农民说,只要活不忙,都愿意去;而且活动多着呢,文化礼堂里不仅有文化,还有医疗、养老等等,实用着呢。一条龙集成集聚服务升级

  陈祝胜有个习惯,每逢周三上午,他都要上村文化礼堂里转一圈,量个血压。浦江县大畈乡建光上河村跟他一样有这样习惯的村民,有好几百位。

  每逢周一、周三上午,县卫计局“快乐老家”的3名医生、护士都要到文化礼堂里提供服务,送诊上门。文化礼堂里有医生入驻,有着守护健康的功能,让村民到礼堂转转的频率更高了。

  “不止看医生,文化礼堂的功能多着呢。还有居家养老、学习讲堂、电商基地,我们村最有特色的是,文化礼堂是爱诗人的天堂。”陈祝胜是名农民诗人,说起文化礼堂的多功能,尤其是学诗、读诗的功能,真是眉飞色舞。

  2016年2月16日,建光上河村一度成为媒体的焦点。该村3名儿童走失,引来该县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搜救行动。72小时里,村民、社会志愿者、政府部门等携手行动,生动演绎了一首爱的赞歌。生命至上,大爱无疆。搜救行动,感动国内许多诗人。他们纷纷以上河搜救为题创作诗歌,轰动了全国诗歌界,成为了当年国内诗歌界标志性事件。上河村也因此被命名为中国诗人小镇。从此,建光上河村就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当然这也是农民诗人陈祝胜再开心不过的事情。“我们村整村都是文化礼堂,礼堂在村中,全村是礼堂。文化礼堂全域化,让村民能享受各项服务,让村里处处洋溢着诗情画意。”陈祝胜说。

  浦江县宣传部负责人告诉我们,近几年来,浦江在文化礼堂的打造当中,注重融合文章,把文化礼堂作为平台,整合县里各部门进行规划建设。去年新建的22个文化礼堂,在建设之初,就与文化局、卫计局、农业局等重要涉农部门进行沟通,提前进行礼堂布局规划,把文化局“百幢历史建筑修复工程”、民政局“居家养老”、卫计局“快乐老家”服务、经济商务局“电商基地”等项目相结合,集中各部门优势资源,破解涉农公共服务“九龙治水各自为政”的局面。该县23个重要涉农部门的162项服务,全部进入文化礼堂服务菜单,在文化礼堂里实现“一条龙”服务。

  我们在去年刚建成的檀溪镇洪山村文化礼堂里看到,这幢由原大会堂改建而成、主体为3层现代化建筑的礼堂里,各大功能场所总面积1650平方米,已成为洪山村地标性建筑,是村民最主要的活动场所。这里将便民服务、电商服务、居家养老、避灾场所、医疗服务、文体活动中心、非遗民俗文化展示等融入建设中,实现“一堂多用”,逐步培育出“山区读书会活动”“假日课堂”“暑期文化夏令营”“什锦班”“剪纸班”等特色活动品牌,文化礼堂各类文艺活动丰富多彩,礼堂逐渐成为村民沟通交流、休闲娱乐的场所。

  “涉及农村的公共服务都入驻,有效整合了资源,提升了文化礼堂功能,也保障了全天候礼堂能够实现。”浦江县宣传部负责人说,文化礼堂不仅满足了人民对文化和服务的需求,提升了本村村民之间的凝聚力,还通过文化走亲活动加深了村与村之间的交流,以及跨县、跨市的交流。高品质孕育气质助乡村振兴

  虞宅乡新光村又有喜讯传来。该村的廿玖间乡村旅游创客基地被省文化局评为浙江省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利用优秀典范。同时上榜的还有金华八咏楼、龙泉窑。

  也就是这几天,又有两位驻唱歌手来到了廿玖间里。来这里游玩的客人,现在热衷于给两位女歌手组合取名字。

  “村文化礼堂和我们的青年创客基地相融相促,新光村的气质无疑藏匿于其中。”廿玖间创客基地负责人陈青松说。前些年,看着家乡因“五水共治”,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陈青松萌生回乡创业的想法,而他最终选择了新光村,跟当时新光文化礼堂和整个古建筑所散发的气质分不开。这一气质也赋予了新光村乡村旅游以特有的文化底蕴,陈青松带着几十位青年创客在这里创业,让这里喷发出了古今融合的独特魅力。

  猛增的游客量也为村民带来了增收致富的新途径。不少村民在村里摆个小摊,卖卖臭豆腐或小馄饨,平均每天有上千元销售额。如今,新光村日均客流量达5000多人,周末甚至有1万多人,节假日更为火爆。文化礼堂也因为创客们的到来,2017年进行整体提升,建成乡村音乐红磨坊,每周各类文化节目轮番上演。

  越来越美的浦江乡村,如何引来越来越多的游客?早在文化礼堂工作开展之初,浦江就把礼堂的建设试着作为破题妙方之一,浦江文化礼堂建设有一个不成文的原则,就是乡村旅游热点村的文化礼堂要重点打造。浦江县浦阳街道同乐村是浦阳江生态廊道的重要节点,“乔杉问渠”景点让它成为刷屏朋友圈的网红景点。如何更大限度将人气转化为百姓增收的商机,同乐村多维度挖掘旅游资源,投资300万元建造了文化礼堂。“以前游客逛了‘乔杉问渠’后就走了,我们村文化礼堂引入县文化创意协会进驻后,现在大家更愿意留下来参观文化礼堂,顺便在村里吃顿饭。”同乐村党支部书记赵伟正说。

  走在上河村,全域是景区,全域是礼堂,不经意间你便能遇到诗,遇到诗人。他们可能是已被命名的李白路、杜甫路、白居易路、艾青路;也可能是白墙黛瓦间的诗作,“诗塾”里老祖宗的诗作,乡戏广场的赛诗会;抑或是让人久久不能平静的“2·16”搜救馆。这便是大爱赋予这一诗人小镇的独特魅力。

  作为书画第一村的岩头镇礼张村,2016年在古村落保护建设中修缮了新屋里廿四间头,建立礼张乡村美术馆,内设礼张馆、岩头馆、名人馆、白社成员作品馆。村民的书法、画作,可以在文化礼堂里出售。

  你若来到浦江,就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乡村旅游兴旺的地方,农村文化礼堂一般都建得好、用得好。文化礼堂所挖掘的村史,更添了乡村旅游的故事性;文物遗存、非遗项目也因为文化礼堂得以复活,又让乡村旅游多了卖点。

  另外,文化礼堂培育好家风也在巧思下,变成助推农民致富的“法宝”。自2016年以来,浦江推出“好家风信用贷”专项贷款,获评村(社区)、乡镇(街道)、县级的“文明家庭”最高可获得20万元、25万元、30万元的信用贷款。截至6月28日,全县共有12790户文明家庭享受“好家风信用贷”137281万元。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从治水初期的助力“五水共治”百场文艺汇演进礼堂,到今年年初推出的文化礼堂一日二日游,原本为了挖掘乡土记忆、丰富农村文化娱乐生活的文化礼堂,经过多年的精致打造,已延伸出综合服务的功能,令人喜出望外。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