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读书
《小鲍庄》中的魔幻意象
2018年8月9日 9:44:4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洪晨柳

  魔幻意象是一个独特而有价值的存在,具有颇为重要的美学功能。魔幻意象本身并不是一个思想,它是一个思想、情感与意志的中介,一个如庞德所说的“光芒四射的中心或光束”,从它之中,通过它,进入它,种种思想源源不断地喷出奔涌。

  《小鲍庄》在开篇制造了一个独特的魔幻氛围。“不晓得过了多久,像是一眨眼那么短,又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一根树浮出来,划开了天和地”,山洪意象颇有《圣经》里的创世神话意味,带给我们一种世纪初开时的深邃和辽远之感。在“一眨眼那么短”和“一个世纪那么长”的冲突中,历史似乎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化,然而又只是“一根树浮出来”,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被改变,一切还是显得如此荒芜,如此停滞。在这里,时空界限被有意识地打乱和模糊,过去与现在,历时与共时,山洪暴发后的荒凉世界如同世纪初开时的蛮荒世界。历史被一下子放大,时空交错,虚幻和真实并存。从文化层面关照,山洪暴发还契合了世界各民族间都流传着的关于“神灵发怒”的宗教思想,引导着我们思考小鲍庄人身上是否带有“原罪”,借以人性之本反思造成种种生存困境的深层原因。

  小鲍庄中有个神秘的“叮叮咚咚”的货郎鼓,具有双重象征——不洁与诱惑。小鲍庄隔壁的小冯庄里,小小的拾来觉得大姑既像母亲又像姐姐,共同生活后逐渐对大姑产生了性的冲动。事实好似一个玩笑,拾来就是大姑的亲骨肉,货郎鼓暗示着一切真相。然而实情不能被拾来知道,最终造成家庭悲剧。长大后的拾来挑着货郎担子来到小鲍庄,寡妇二婉与他相依为命,他俩的结合却成了小鲍庄百年来头一桩丑事。尽管乡政府承认了他们的婚姻合法,但人们依旧瞧不起这个倒插门的女婿,鲍姓中来了一个外姓人,连三岁的小孩也敢在他头上动土。小说的结尾,在传统仁义道德轰然倒下之时,拾来的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叮咚声,他的亲生父亲终于回来了。货郎鼓的叮咚声点拨着生存与生活的困境,父亲的出现将一切复归原点,人之何来,人性何如,这当是小鲍庄人需要关心的。

  《小鲍庄》在魔幻意象上的处理比较冷静保守,接近写实,忠实地描述了小鲍庄人的生活面貌。但是,好的东西只有毁灭给人看才有深刻的价值与意义。在这一点上,《百年孤独》中三千居民被谋杀的记忆被全镇人抹去,集体失忆,更加深刻更加震撼,更加能够扩展到全人类的处境中。也许是王安忆生活的时代,所处理的题材,更贴近现实的存在,同样也缺失了一片神秘的文化土壤。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