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塘活虎
2018年11月28日 14:42:45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汪惠庆

  “塘活虎”原名叫张若塘,“塘活虎”是街坊邻居不堪其“口经传”“活言”骂人之扰而给取的江湖外号。

  塘活虎兄弟三个,早年丧父,他是老大,老二因受不了他的叨扰而借住在县城北郊的一个集体公房,三弟为了讨生活早年定居县外,只留下塘活虎与老娘相依为命。

  说来也可怜,塘活虎由于无一技之长,在大集体时逃过江西,后又到萧山临浦做工。他在外时也曾有过一段婚姻,后来女人嫌他穷,就不跟他过了。塘活虎的老娘已九十高龄了,满头白发,原本应颐养天年了,可这娘俩日子过得艰难,只能勉强糊口。邻居也有救济的,也有拖便宜的,更有看不起他的人偷偷在他门板里塞个鞭炮取乐的。塘活虎也有自尊,他对这种行为破口大骂,可越骂,取乐的人越起劲,越不知收敛。塘活虎平时也有平静的时候,会与邻居和谐相处,但一想到生活艰辛就泪如雨下,想着世态炎凉,自己也不争气,几处菜园子也在物质匮乏时为贪几杯酒、一顿饭,几句好话就让有头脑的邻居以极低的价格骗购了去,得了便宜的邻居在菜地上建起了房子不再理他。于是失落感、羞辱感、孤独感一齐涌上心头,悲从中来,塘活虎便白天骂,晚上骂。以前的木房子是木板隔墙,晚上睡觉时邻居说话也听得见,何况他半夜哭骂,让人无法好好休息,直吵得一个台门里的邻居鸡犬不宁,然而又奈何不了他。

  塘活虎的三弟家因人口众多,故把小儿子放在老家寄养,塘活虎对侄儿疼爱得很,竭尽所能抚养他。每年春天青黄不接,他也顾不了脸面,在人们熟睡之际就外出讨饭,很晚才回家。回来后把善心人家给的好吃的让老娘在锅中热一下给侄儿吃,把讨来的一分一角也全给侄儿买糖吃。塘活虎与老娘是面黄肌瘦,侄儿却养得白白胖胖。但也养成了许多坏习惯,例如任性偷懒、目无尊长,致使后来三弟对他很不满,认为儿子被惯坏了。兄弟俩在大吵以后三弟发誓再也不回老家了,而被塘活虎惯坏了的侄儿也再也不见了。

  我当时也只有十几岁,对塘活虎的所作所为既反感又同情,所以也不去参与邻居起哄,也不加入捉弄他的行列。塘活虎为此心中很感激。每次当我坐在门口看书学习时他就怯怯地凑过身来翻看书籍,口中喃喃有词:“弟弟识字真好,我是一个字也不认得。”实际上他的年龄与我父母相差不了几岁,还称我为弟弟,让我不知所措。时间久了我也听惯了,也称他一声“塘哥”。每次帮他阅读信件,帮他回信,他在表示感激外,还不免恭维我几句:“弟弟以后肯定会出山的呀!”“你祖母是大好人呀!为人和善得很,从不欺人,还经常接济人,忠厚传家你们后人肯定会好的呀!”末了又竖起大拇指。我对祖母记忆比较模糊了,只不过塘活虎说的也是事实,祖父母是徽商后裔,善心接济他人也是常有的。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塘活虎连外出要饭也体力不支,老娘也离世了,留下他孤苦伶仃,日常起居已成问题。一天,他到我家中落座,向我诉说生活不易,盼望我能向政府反映他的处境。经过一番曲折,塘活虎如愿地住进了民政局集中供养中心,塘活虎才算过上了一日三餐无忧的生活,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逢人便说:“共产党好!政府好!”

  中秋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埋头赶材料,“弟弟——”一声怯弱弱的声音。我一抬头,见塘活虎穿戴整齐,倚在门口望着我。“哦,是塘哥来了!”我连忙让他进来,请座、倒茶、敬烟。塘活虎美滋滋地吸了一口烟,“弟弟,我今天来领合作社老年中秋礼品,老年协会让敬老院通知我的,顺便到信用社取去年的下拨款。”“好的,你先坐下,喝口茶,待会儿我让会计给你。最近过得好吗?”我对眼前这位孤苦伶仃的塘哥是有怜悯之心的。“好,好,多亏了政府对我的关心,让我80多岁了还能享福。”末了还凑近我身旁说:“我在敬老院也抬得起头来了,其他村的老人家没有我们大队的福利呢!他们很眼热我呢。”塘活虎眼睛笑成了一条细缝。

  我把合作社的中秋礼品给他包装好,又帮他到楼下信用社取出下拨款,然后在门口叫了一辆黄包车,嘱咐车夫把他送到敬老院,还可赶上午饭时间。

  塘活虎千恩万谢,弯腰坐进黄包车,低着头,笑眯眯地去了。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