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文化
戏里戏外俱精彩
——戏曲表演艺术家周子清的多彩人生
2018年12月3日 10:43: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张方镇

  日前,浦江籍戏曲表演艺术家周子清在金华文化馆举行“梨园清梦·周子清戏画雅集”展览,吸引了众多粉丝观展。周子清这个名字,相信很多戏迷朋友并不陌生。他的头衔众多,浙江省文化馆戏剧编导、国家一级演员、研究馆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民间戏曲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等等。当然,在戏迷心目中,所有这些头衔都不及留在脑海中的那些精彩的舞台表演和优美动听的唱腔。

  戏曲人物画是以戏曲人物为描摹表现对象的一种中国人物画。浸淫于戏曲表演艺术三十余载的周子清,在离开舞台后,仍然对戏曲梦萦魂绕。为摆脱内心的纠结,他拿起画笔在纸上“唱”起戏来。由于熟谙戏曲表演程式,加之本身就有良好的美术功底,周子清画起来也是得心应手。他将动态的戏曲人物形象呈现于笔下,以形驭神,形神兼备,作品简洁干练,线条明快,画中戏曲人物神态各异,充满生趣。

  周子清说:“我内心底里用力最多、烙印最深的,仍是戏曲,由唱戏、导戏到品戏、画戏。如今,用绘画艺术来传承与弘扬戏曲,希望在画面中延续我倾注一生心血与热情的戏曲舞台。”小小少年就爱看戏

  周子清1966年出生于花桥乡下宅溪大头湾村。小时候最高兴的事就是跟哥哥姐姐去大会堂看戏看电影。所谓的戏大多是附近几个村庄的民兵组成的俱乐部成员表演的。至今还记得当时看《地主收租》时的情景,平时忠厚老实的大哥竟然扮演起头戴瓜皮帽、身穿长大褂、手中一把算盘打得噼啪响的地主狗腿子,一上台就引得村民们的笑声掌声。还有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村里杀猪的黄金木扮演李玉和,一举一动,像模像样。铁梅与李奶奶则是由当时山村最美丽的叫光美、美芳的两位姐姐演的。她们那种淳朴自然的演出风格,至今让周子清难以忘怀。看过的戏还有村俱乐部演的婺剧《十五贯》,周子清姐姐参演的《大刀舞》,还有金坞村来演的婺剧《太白醉写》《穆柯寨》《大破洪洲》等。当时常演的戏有《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半篮花生》等,少年时的周子清非常喜欢模仿戏中的李玉和、郭建光、杨子荣等英雄人物。

  小学四年级那年,周子清第一次登上村大会堂的舞台,表演过《小司机》《学习雷锋》《长征》《四个现代化》《打倒“四人帮”人民喜洋洋》《东郭先生与狼》等节目。当时那座简陋的山村大会堂成了他戏曲道路起航的地方。周子清满怀深情地说:“没有那时山村大会堂给我播下的艺术梦想的种子,就不可能有我今天拥有的艺术空间!”迷恋音乐天赋不凡

  周子清的父亲是一位篾匠,虽然大字不识,却对“三十六本乱弹,七十六本徽戏”如数家珍,堪称婺剧“超级戏迷”。父亲心灵手巧,经常在家门口拉用蛇皮和毛竹管子自制的胡琴自娱自乐,文戏、武戏、“家戏”(家庭生活戏)、“国戏”(三国戏)都能唱上几段。

  在父亲的影响下,周子清11岁就能拉二胡了,而且表现出不凡的音乐天赋。周子清回忆道:“那时候村里放映朝鲜电影《卖花姑娘》,村里人看得哭声一片,我也被电影那美妙婉转的主题曲深深吸引了,将旋律暗记在心,回到家用二胡拉给妈妈听,妈妈听得热泪盈眶。我当时懵懵懂懂,音乐竟然有这么一股力量啊!”

  1977年,周子清被酷爱音乐的老师周文汇选中转学到了当时的花桥公社少体班,一边练体育,一边学音乐。那时“文革”刚刚结束,在学校组织的暑期宣传队的巡回演出中,周子清有板有眼地演了他戏曲人生中第一个角色——课本剧《东郭先生和狼》中的赵简子。当他扯着童嗓高声唱着那句老师用西皮曲调谱曲的歌词:“翻山越岭打豺狼……”台下的农民都拍手叫好,周子清觉得很满足。

  从此,周子清有意识地减少体育训练时间,专心跟班主任周文汇练习音阶和音区,电影《闪闪的红星》有一首主题歌叫《映山红》,原唱是著名女高音邓玉华,而年仅12岁的周子清和着老师的脚风琴竟然也唱到了最后的高音部分,老师激动地说:“孩子,你将来会出山的!”电杆告示改变命运

  少年子清除了迷恋音乐还酷爱写作,他的语文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作文得过全校竞赛第二名。但他偏科严重,初中转了两个学校,成绩不升反降。

  此时的周子清已经显露出“戏胚”的底色,经常跑到浦江城北婺剧团看人家排演,家人也支持他走文艺之路。“我们家有兄弟五个,回想起来这可能是我唯一的出路。”谈到走上婺剧的专业道路,周子清非常动情。“幸运的是,我还在花桥中学念初二那年,姐夫石继炉在浦江县城四牌楼的一根路灯杆上看到了一张告示,上面写着‘金华地区婺剧培训班招生’字样。他带我去浦江文化馆参加初试,唱了段西皮导板、模仿了两个动作就算过了。回到家我很紧张,毕竟整个金华地区有上千人报名初试,而最终只招了大班和小班共40人,不行的半年后还要被送回家。后来拿到了到金华复试的通知书,才算放下心来。”龙套苦练唱念做打

  1981年4月周子清如愿进入金华地区婺剧培训班学习。16岁的他正值男孩的变声期,忽然有一天,任凭周子清怎么努力都发不出高音了。他害怕了,赶紧写信向姐姐周秋英求助。

  姐姐赶到金华,打听到上海有一位音乐老师会用一种奇特的方法来训练变声期的嗓音,于是她就带周子清赴上海拜访这位老师。几天后,周子清学会了这种像练“蛤蟆功”一样的咽音练声法,这让他受益匪浅。

  周子清的婺剧道路并不平坦,从1981年11月参加浙江省第一届小百花会演扮演《三请梨花》中的老参军,到1985年4月学成毕业分配到浙江婺剧团,周子清一直是一个只有两三句台词的“龙套”,甚至在演出人员中把他的名字都印成了“周志涛”。

  但就是跑龙套,周子清也一遍遍揣摩角色性格,排演得不亦乐乎。他牢记婺剧团老书记严宗河教他的陆游的词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周子清一边到处购买借阅书籍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一边苦练“唱念做打”的婺剧表演基本功。抓住机会终成大器

  对周子清的舞台人生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婺剧一代名伶郑兰香,正是她的鼓励让周子清有了上台当主角的机会。这一次上台让周子清一炮走红,第一次参加浙江省戏剧节的他就拿到了“青年演员一等奖”。

  那是1985年下半年,周子清在浙江婺剧团已经演了半年多的“虾兵蟹将”,主角的梦似乎离他很远。团长郑兰香看中了周子清,她有意培养这位老实练功、话语不多的“龙套”,就让他分演《白蛇前传》许仙一角的第六组,也就是最后一位替补。因为这个角色不但是主角,而且能到省里参加第二届全省戏剧节,周子清兴奋极了,向师兄和前辈苦学许仙的“十三跌”,达到了学精学绝的地步。

  这时,周子清的机会又来了——饰演许仙的前三组候选人有的因为“白娘子”生小孩,有的因为“小青”生病,有的因为“许仙”受伤,把机会留给他所在的第六组。郑兰香问周子清:“你行不行?”周子清心想好不容易机会来了,就看你能不能成了,天天起早摸黑地苦练。

  然而到了9月10日,周子清在参加市里一次演出时“抢背”意外受伤,他坚持到演出结束才到医院,这次是锁骨骨折,此时距离10月12日的浙江省文化厅审查节目期不到一个月了。而中医院的医生则提醒他“伤筋动骨一百天”,至少要休息三个月才能做动作。但他咬咬牙,仍然坚持练腿功,稍微能动又开始奔跑跳跃。在11月参加戏剧节时,他奇迹般地出现在舞台上,并和搭档张建敏、陈美兰、赵姝姝(饰前半场文戏中的许仙)等人脱颖而出,4人分别获得了“青年演员一等奖”“浙江省艺术明星奖”“浙江省新花奖”等。

  此后,周子清的舞台表演一发不可收,凭借《徐策跑城》中的徐策、《百寿图》中的郭子仪、《江南第一家》的朱元璋、《画龙点睛》中的李世民、《红灯记》的李玉和、《黄大仙》中的黄初平、《薛刚反唐》中的薛猛等30多位古今人物在我国戏曲界崭露头角。从事婺剧表演艺术的26年间,周子清不断改良和升华自己的唱腔和风格,他的婺剧表演艺术之路越走越宽。诗文书画多才多艺

  在周子清眼里,家乡是个有声有色的好地方,梅花的粉色、百合花的白、映山红的红、紫藤花的紫,山谷间的风声、潺潺的溪流声、夏天的蛙声、村民的山歌,让他在有声有色中度过了童年。

  他说,每到傍晚,母亲做好了饭菜,总是让他去叫在山那头砍柴、种地的父亲回家吃饭。小子清就会扯开喉咙呼唤——“爸爸哎,回来吃饭喔!”小伙伴们在山里打柴,怕迷路,隔段时间就高喊几声“喂,侬在哪里呀?”采访中,周子清不止一次地向记者描绘他老家是在“前面是山,后面是山,中间是片大溪滩”的深山里。

  因为对家乡的眷恋,周子清在2001年7月调任金华市群艺馆曲艺干部后开始潜心创作,改编并演唱老家的花溪山歌和金华山歌,2004年6月他应邀到央视用纯正的金华话演唱了几首山歌,其中《金华是个好地方》深受好评。在2013年“仙华之夜”纳凉晚会上,周子清还自编自演自唱了一段《浦江乱弹唱浦江》,赢得现场观众的阵阵喝彩。表演视频在网络上点击量已达数万。

  回想老家的一草一木,周子清觉得那是充满诗意的山山水水。于是,他在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又多了一样爱好——写诗。除了婺剧演唱专辑《梨园清音》之外,他还出版过《花溪寻梦》《梨园寻梦》《朱溪寻梦》等多部个人诗集与文论集。对他的诗集《花溪寻梦》,《美术报》社长、《文化交流》杂志总编辑傅通先如是评价:“仔细读完他入集的近200首诗,我再次感到惊奇。其中多数诗篇并非泛泛之作,而是思想活跃、感情真挚、不拘程式、词藻丰美的作品,虽然难有历代诗豪词杰那样的传世名篇,却无令人生厌的文侩酸儒之类的卑微卖弄。”

  生活中的周子清是一个真诚而热情的人,而他的多才多艺又使他总能成为朋友聚会的中心,他擅长模仿和表演即兴小品,情不自禁的弹奏和哼唱都让座上宾客如痴如醉。而今,他的戏剧人物写意画配上几行有趣的禅味十足的书法,又是自成一体,有方家气象。

  这真是:梨园三十七年情,得失随心举酒轻。梅影谁夸颜色好?西楼一梦月华清。

  好一个戏里戏外俱精彩的周子清!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