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清晨的洗衣声
2018年12月11日 10:57:18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项家屯

  我们用空虚清灵的诗歌来感叹命运,却永远比不上他们用辛劳和汗水在生活中写的诗。

  一弯浅白的月亮在云雾里穿行,偶尔钻出云层,银色的清辉便倾泻下来,洒在孤寂的路灯上,扯出一个淡淡的身影。路灯泛着微弱、清冷的光芒。全身不由的一颤,裸露的皮肤有一种微微的刺痛,睡意顿时全消,寒热交错,心里却有无可言状的舒畅。

  轻轻地踏在江边的小道上,踩在冻得坚硬的路面上,发出一两声细微的咔嚓声。远处,村庄在白雾的笼罩下,若隐若现,肃立在寂寥的原野上,更显静谧。清癯树枝上挂满了冰凌,在月光下,泛出几丝清凉、微弱的淡光。柔软的小草顶着冰霜,凝结着一份坚定、宁静、从容。

  “喳喳”“嚓嚓”“扑哧扑哧”……在空旷的原野,传来了清晰、悠长的洗衣声。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小时候那温馨的画面浮现在眼前。那时,池塘边,小溪里,可以说是一个充满乐趣的地方。每到早上八九时,静静的池塘边、小溪里便热闹起来,到处是欢歌笑语,妇女三三两两,或成群结伴而来,洗衣声、聊天声、嬉笑声、打破了宁静,满满的淳朴味。我们也不甘寂寞,或静坐钓鱼、或追逐打闹、或拍水嬉戏……。

  一束白光划破了我的思绪,隔着小溪,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这黑魆魆的小溪边,她戴着头灯,从容不迫敲打着衣物,白光时而划过水面,照亮了身影,她只是专注的揉洗、捶打、洗涤。偶尔起身舒展下身体,揉揉冻僵的手指,跺跺麻木的双脚,又蹲下身,敲打衣物,木棒槌敲打的声音错落有致,忽轻忽重,忽缓忽急。忽而轻轻一抖,衣服如蝴蝶般扑向水面,漂洗几下,再捞起来,双手用力绞干,“啪”的一声轻响。扔进边上的水桶,动作轻巧娴熟,犹如匠人。溪水静静地流淌着,善解人意地陪着她,度过这孤寂时光。回过神来,只见明月隐进云层,四周又一片静寂。

  呆立良久,默然无语。我不敢想象清晨溪水是何等刺骨冰寒,但我能感受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我站在对岸,仍能感觉到阵阵寒意,不由地缩了缩头,裹紧了衣服。也许她忙于生活,疲于操劳,只能利用这清晨的时间;也许她是为了节省那微不足道的自来水费;也许她不忍打扰家人休息,独自来到这小溪边洗衣服。透过模糊的水雾,我仿佛看见她平常生活中憔悴的身影,为了生计,为了家庭,为了孩子,默默牺牲着自己。

  生活中还有许多这样辛勤奔波的人。每次晨练经过一个早点摊时,总看见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在忙碌着,一个用油桶改装的炉子,火焰“嗤嗤”舔着上面的蒸笼,蒸笼冒出白腾腾的热气。塑料篷布破了几个口子,凛冽的寒风不时钻进来。男人添水和面,使劲搓揉。女人调配佐料,手指上下翻飞,左右旋动,片刻之间,案板上便整齐摆放一长溜包子。男人便停下手中活计,把包子放进蒸笼,顺便在炉子中添上几根木柴。周而复始,从不小憩休息。夫妻俩神色默然,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偶尔眼神碰撞。我轻轻揭开蒸笼,拿出包子,几个下肚,身子暖和了,心中也温暖了。

  柔和的晨曦叫醒了大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斜射在他们身上,送走了黑暗,送走了寒冷,送走了劳累。男人半躺在椅子上,已经鼾声如雷。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劳作半天,这短暂的时光,对他来说却是那样的难得,女人静静地站在蒸笼前,打量着冷清的行人。他们也许是渺小的,微不足道的,但他们对生活的执着,对幸福的渴望,却令我肃然起敬。

  很多平凡的故事在悄悄地发生,我们只是没有注意。悠闲地看着电视、无聊玩着手机的人,躺在绵软的大床上、舒适地享受着空调的人,在温暖如春的会所里、谈茶论道的人……他们永远不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永远无法觉察到市井小民的无奈。生活中有风花雪月,也有百般辛酸。

  “喳喳”“嚓嚓”“扑哧扑哧”……又在我心头连绵不断地响起来……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