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雪夜思
2018年12月11日 10:58: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郑皓

  积雪覆盖着杭城,昨日还晴好的天空不知怎的又飘起了雪花,早晚来回的通勤真的是饥寒交迫……

  从上帝灰白的眼睑中凋落的,是这世界上登峰造极、独一无二的美丽。据说没有一片雪花会重样,你信或不信他们就在那儿,在灯红酒绿的街市,在人头攒动的旺角,在星火阑珊的山野,在红炉映雪的古刹,静静寂寂地飘落。它们也有先驱,在地母温暖的胸脯上陷入了不会醒来的幻梦,梦见他们消殒的身躯化为皑皑白雪的长城,绵延万里,将江南划入北疆的蓝图;又梦见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倒塌了冰碛的“柏林墙”,它们又化为融雪浸润每一个新生的种苗,翻开新的轮回……

  门禁卡划出一道曼妙的弧线,玻璃门发出“嘀嘀”的声音。上去吧,上去吧,再撑一会儿就到了。上楼后,忧愁是一张窄窄的封条,我在外头,寝铺在里头。我无助地慢步走在走廊,心中埋怨的人儿早已在千里之外,无助和孤寂将我包裹,时间的锁链缠上我的脚踝、腰胸和脖颈,在窒息中杀死那个过去的我,又将未来的我重重封印,关进紧锁的房门,让我有“匣中黑猫”的错觉——当外面的人恣意臆测猫的生与死,匣中之猫却在微笑——凝重的微笑,浅薄的微笑,蒙拉丽莎般的微笑,茫然而大彻的微笑……

  最近惊闻同学父亲过世的消息,叹息之余更感无力,命运线并不在吾等手中,而肉体之脆弱却是不争的事实。我和金同学同窗短短两年,与其父亦未曾谋面,然失亲之痛人人皆有,只是早晚相异,故感同身受。国平先生曾说:“父母在,一个人的来路是眉目清楚的,去路则是被遮掩着;父母不在了,他的来路就变得模糊,他的去路反而敞开了。”也许只有一个事物离开时,我们才能刹那间懂得它存在的价值以及它所施加的难以磨灭的影响,但一切都不会回来了……于是,当尘埃落定,逝者安息,惟愿生者无愧,来日可期。永远铭记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下埋葬着先辈的枯骨,我们踏着他们惨白的脊梁,吃着血沃之地生长的金麦穗,在他们的墓碑之上矗立人类新的大厦——而他们永远也看不到了,所谓后来人永远是某种程度上的剥削者。因此我们要问心无愧地活下去,坚强而有为,乐观而豁达,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开创“家祭无忘告乃翁”的丰功伟业。

  月亮已经消失了,寒风吹得我直嘚瑟,渺小是我此时唯一的感受——下次这片月光下,站着的又会是谁呢?

  打开窗户与雪花舞蹈,向寒风倾诉对春的想望,于是,四季轮转,冰雪消融……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