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读书
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2018年12月12日 10:21:56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

  看完沈复的《浮生六记》,脑中只感觉人生只有两个字:简淡。此人生虽没有大富大贵,大红大紫,但日子是平和的,是充盈的,如沾着露珠的草叶,如丰盈的溪流,或者满月。

  沈复夫妇对物质需求很简单,温饱果腹而已,一蔬一羹即可应付餐饮,“藜藿之胃不受肉味”“菜根粗粝,但食之甘美,即胜于珍馔也”。这都是沈复夫妇常念叨的。作为一个在娇嫩如鲜花般年纪的女子,沈妻陈芸对服饰要求很简单,只要能蔽体御寒即可,实现最基本的功能,“但见满室鲜衣,芸独通体素淡,仅新其鞋而已”,可见沈妻是不求鲜衣华服的。沈复亦然,“余之小帽领袜,皆芸自做。衣之破者移东补西,必整必洁”,只是不能有垢迹,这与他们性情相若。物质的恬淡使他们没有大风大浪,琴瑟相和、鸾凤齐鸣,即使困顿时夫妻亦能相随,视贫如草芥。

  沈复夫妇寄情自然花木,寄情书墨琴弦。年轻安然时,夫妇游山玩水,聆风赏花,月夜沧浪亭,沉溺晚归舟,演绎一幅绝美的夜游图。落难颠沛时,寄居在友人鲁半舫的萧爽楼,“亦终日评诗论画”“案头瓶花不绝”;在自然中与友人“或坐或卧,或歌或啸”,当然也对酌。“芸善为不费之烹庖,瓜蔬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自然是很好的性情舞台,酒诗是很好的精神载体。陈芸亦夫唱妇随,“终日伴余课书论古,品月评花而已”。夫妻在自然诗月中找到知音,找到驰骋地。

  亲近了博大的精神园地,自然荒疏了尘浪滚滚的社会名利场和复杂的家事纠葛。沈复夫妇在萧爽楼也约法三章,“萧爽楼有四忌:谈官宦升迁、公廨时事、八股时文、看牌掷色,有犯必罚酒五斤。”可见沈复夫妇性情和取向。实际沈复夫妇不仅厌于官场升迁,而且厌于人际的猜忌和怨恨。沈妻因通笔墨,公公和守家的婆婆之间的通信就由陈芸代笔。

  一次公公发现非陈芸所书,疑其懒惰不屑代笔,遣沈复问其故,实际是婆婆嫌陈芸“述事不当,乃不令代笔”。沈复欲实告,陈芸急制止,曰“宁受责于翁,勿失欢于姑也”。竟不自白。可见沈妻宁愿将委屈吞下,也不愿家里生隙。其后被迫搬出家里寄居友人处,也是因为弟债而误会于陈芸,公公大怒,下逐书遣沈复夫妇别居,“勿使我见”。后误会消除,公公又亲自登门萧爽楼,沈复夫妇欣然搬回,全然不记前怨旧事。但沈复夫妇也有四取,“慷慨豪爽、风流蕴藉、落拓不羁、澄净静默”之士与偕游,唱和共榼,乐此不疲。

  沈复夫妇简淡人生,使其悠游,不耽于尘,亦不耽于欲,日子清风明月,日子如他们的性情,平静澄澈流过。沈复夫妇没有收获豪宅香车,田畴相属,但收获了许多良辰美景。《浮生六记》记载的许多场景是人们向往的,许多高朋契友慕名而来,欢聚,也周济,使沈复夫妇度过许多风浪。

  简淡人生是一幅画,一幅淡远的水墨画,在人生中是珍品,是我们值得收藏和拥有的。用清澈的目光和透明的灵魂去书写属于自己的人生!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