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赣州行
2018年12月19日 10:40:20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张明

  中国的很多地名,都与行政管辖区域有关。唐玄宗时期,江西一带设江南西道,江西一名就由此而来,又由于省内最大河流赣江流过而简称为赣。其发源地赣州位于江西南部,所以也叫赣南,“赣”字即为其旧称虔及境内章贡二江名字的合成。如果从地理上看,由赣州往南就是广东的梅州、河源和韶关,往东则是福建的三明和龙岩,军事上赣州既可南下也可东进。红军取得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中共临时中央和中共苏区中央局为了以赣州为中心向北发展,决定攻打赣州。但赣州城三面环水,墙体高厚,易守难攻,“铁赣州”并非浪得虚名,因此就红军当时的条件实在太过冒险,赣州攻打起来困难重重,受挫是必然的。但是,红军战士那种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还是极大地震慑了敌人。赣州早在秦汉时期即已设立相应的政区,唐宋以来,包括钟绍京、苏东坡、辛弃疾等一批著名的人物在内,都与这座城市发生关联。文天祥是江西吉安人,被元俘获后坚贞不屈解往大都羁押,途经赣州时感慨良多。所以她不仅是中国的一座历史名城,也是中国的一座文化名城。抗战时期,浦江两位报界前辈风云际会,也与赣州结下了不解之缘——曹聚仁当年受邀替苏联回国经略赣南的蒋经国办过《正气日报》,石西民从南昌途经赣南想采访蒋经国深夜差点被捕,要不是蒋经国的私人秘书、中共地下党人黄中美出手相救几遭不测。一

  今年初冬的一天,我们踏上南下的列车开启了赣州之行。经过一夜的颠簸,到赣州已是早上,我们即开始对它的造访。

  郁孤台是我们首先登临的,登三层高台眺望赣州,整座城几乎尽收眼底,远处的贡江更是处在一片苍茫之中。清同治《赣县志》记载:“郁孤台在文笔山,一名贺兰山,其山隆阜,郁然孤峙,故名。”唐李勉做赣州刺史时,登台北望,觉得名字不好,将郁孤台改为望阙台。至宋绍兴十七年又将望阙台改回郁孤台,在台北另外增建望阙台。郁孤台沧海桑田屡经废兴,今仍沿袭旧名。我记住郁孤台这个名字,与南宋词人辛弃疾有关。南归的辛弃疾在江西做提点刑狱时,驻节赣州,途经造口时填过一首《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词带感伤,表达了蕴藉深沉的爱国情思,其中“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成为千古名句。江水浩浩荡荡,任何人都阻挡不住它奔流东去的脚步,其实,历史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来不及凭吊,郁孤台一侧的古城墙已收入视野,我们就从贺兰山转到田螺岭,再跨步古城墙上。这是一道宋代的城墙,层层垒造的城池壮观无比,它是西安、平遥、荆州和兴城之外的又一道古城墙,距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后历经南宋、元、明、清、民国九百多年的修缮加固,赣州城形成了一道周长约十三华里、平均高度在七米以上的雄伟城墙,据说上面还能找到从宋到清历代城砖烧制的窑口和制者的铭文,我在这里发现光绪年间的比比皆是。现保存较完整的古城墙建于北宋嘉佑年间,是江南现存规模最大的古城墙,也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北宋砖墙之一、赣州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东门至西门长三四公里的城墙上,垛墙、炮城、敌台、城门都保存完好,已被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城墙、瓮城连同附近的八境台,业已成为人们登临送目抒发感情的一个极好去处。这里又正好是章江、贡江的汇合处,如果你有足够的才情,可以与苏东坡一起月下把酒临风赋诗,唱一曲浩荡的大江东去。二

  在赣州西北古城墙脚下,蒋经国旧居就建于此。

  旧居是蒋经国当年主持兴建的一座仿俄式砖木结构建筑,呈凸字形。蒋经国在赣州期间,与夫人蒋方良及儿子蒋孝文、女儿蒋孝章居住于此。蒋经国在这里曾接待过包括张治中、白崇禧、雷洁琼、美国代表、苏联顾问等各方人士。庭院内蒋经国手植的一棵白玉兰树,年年开出白的花朵。

  抗战爆发前,留学苏联多年的蒋经国回到国内,并于1938年被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拉到南昌。这位喝过俄国汤、吃过黑面包,自称在高加索冰天雪地里呆过的蒋经国,肉体和精神都得到成长,这回雄心勃勃,要一展宏图实现其人生抱负,他先是被熊式辉任以江西省保安处少将副处长、新兵督练处长,很快又被委为江西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在赣州,他采取雷霆手段,全面实行“禁赌”“禁烟”“禁娼”,紧接着又提出“人人有工做、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住、人人有书读”的口号,想效仿苏联把赣州打造成一个理想王国。可是这种新政只是凭借强势推动,客观上带来了一种新的气象,并未能从整个国家制度层面作出设计,因此很难彻底,所谓的赣南新政实际上成了昙花一现,但为他后来在台湾的施政提供了实验。当然,这是后话。这时候,从书斋里走出来的中央通讯社战地特派员、游走在长江以南第三战区的曹聚仁正好定居赣州,之前他曾在南昌采访过蒋经国,发表了《一个政治新人》的人物专访,也算是蒋经国的相识、相知。这次在赣州重逢,蒋经国盛情邀请他出任《新赣南报》的总编辑、总主笔。曹聚仁是个自由主义者,不愿受到约束,几经推脱只好答应,但表态等半年之后有了起色即离开。曹聚仁接手后,嫌《新赣南报》名字局限本地,太过狭窄,认为报纸要面向全国指导抗战,就把它改为大气响亮的《正气日报》,蒋经国欣然接受。曹是办报的行家里手,社会上人脉广泛,陈望道、李四光、竺可桢、王亚南、郭大力、刘思慕、袁水拍、张乐平等知名人士先后为报纸撰稿,加上自己天天写新闻、写评论,使得《正气日报》与《东南日报》、《前线日报》一样,成为当时国统区三家有名的抗战报纸之一,发行量也由三四千份升到一万多份,连延安根据地也订了十七份,成为抗战时期观察蒋经国治理下的赣州的一个窗口。等到报纸产生了影响力,赣南的各政治派别便开始插手,不愿置身漩涡的曹聚仁选择离开赣州。在蒋经国那里,曹聚仁是客卿;而蒋经国却视曹聚仁为师友,并不把他当作下属的,交谊深厚。正因为这一段特殊的经历,才有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曹聚仁奔波于香港内地充当和平使者,在国共两党之间传递信息,谋求两岸再次携手合作的种种努力。三

  灶儿巷是我们这次去的另一个地方,它是赣州保留至今的众多历史文化街巷的代表,位于老城东部,是宋代赣州六街之一,长两百多米,蛇形蜿蜒。明代这里称作姜家巷,清初因巷内多住衙役,而衙役服装普遍为黑色,也叫皂色,所以有人把他们叫做皂役,住的地方就叫“皂儿巷”,后来谐音成“灶儿巷”。这一带保留了清代以来客家民居的完整风貌,书院、店铺、作坊、客栈、寺院、钱庄等一应俱全。灶儿巷建筑风格多样,临街的牌坊古朴庄重,鹅卵石路面整洁光亮,风火山墙错落有致,以董府为代表的灰塑门楼古色古香,深宅大院气势非凡,风格涵盖赣南客家建筑、赣中天井建筑、徽州建筑以及西洋建筑等,飞檐、花楣、雕窗颇为别致,体现出城市建筑的多元渗透和文化包容特征。我们在这里找到了义兴号、同记庄等老字号,墙壁上还有民国时期“寰球洋货零疋批发”的蓝色模糊字样。那株老槐树的边上,现在是章贡区第二保育院,从前则是保安水龙总局,负责全市的火灾消防。

  灶儿巷东边的大部分民居现已列入保护范围,腾空后等待修复。我们好不容易在巷弄头里拐弯的油滴巷,找到了一位原住民、开公交车的陈师傅,他热情邀我们在他家门口落座。他说,这里现在迁的迁,走的走,繁华已经散尽。对面的房子以前用作粮库,房主人后来去了台湾。往西有一个东门井,井水清冽,过去专门用于生产当地的一种白酒。我们闲聊的时候,一只大黄狗在附近走来走去,原来主人搬离后它仍喜欢回到旧地重游,都说故土难离,其实犬也通人性。陈师傅顺手往北一指说,那边就是蒋经国当年的专署所在地,大楼还在。我们循着他手指的方向走过去,的确有一幢三层五开间的水泥建筑,高大气派,蒋经国当年就在这里办公,处理行政事务,提出建设新赣南的口号。但大楼的墙皮很多都已剥落,灰灰的,带水渍痕迹,顶上枯草摇曳,荒败不堪,正在等待政府修缮保护——那毕竟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我们索性沿着这一路走过去,进了新安书院旧址弄堂,砖墙上多有“新安”字样。转而又走到其正门,门额上尚有“赣州市中山路小学附设幼儿园”,清代旧式的书院早就让位给新潮的学堂。在这里,我们遇到了抗战时期随他人从广东逃难到赣州的倪粉庄老人,到赣州那年她才六岁。她父母当年避难到了香港,战争使她们骨肉分离,直到1976年才联系上。多年前,她从食品厂退休后就做起了糕点生意。她指指对面那栋标有“群仙”字样的水泥洋房,说那里曾是蒋经国招待重要客人的地方。四

  赣州四面山峦起伏,地势南高北低,水系向中心章贡区汇集。赣南山区既是赣江发源地,也是珠江之东江的源头之一。千余条细小支流汇成上犹江、章水、梅江、琴江、绵江、湘江、濂江、平江、桃江九条较大支流,其中上犹江、章水汇成章江,其余七条支流汇成贡江;章贡两江在章贡区相会而成赣江,北入鄱阳湖,成为长江流域的一部分。水是赣州的重要内容,其城内旧时的排水系统在国内城市中首屈一指,仅次于北京故宫。也许是土壤肥沃雨水丰沛,这里出产了一种全国有名的水果——“赣州脐橙”,又鲜又甜,零售价每斤在六元左右,应该是赣州很大的一个富民产业。这段时间,赣州的街头巷尾,脐橙金黄闪亮香气扑鼻。

  访问中,与我们交谈的赣州人大都会说普通话,方言只在当地人中通行。按曹聚仁在赣州时的调查了解,除去赣南各地的客家方言,赣州话属于浙江语系。这要归功于明代大儒王阳明。宸濠之变,王阳明由赣州举兵平乱,后又借教育之力遗爱于民,极力推广浙江语系,留下俎豆馨香。你今天到赣州通天岩去,不但能看到南方罕见的摩崖石刻,还能看到为纪念这位来自浙东余姚的理学大师立的塑像,在当地人看来是一种荣光呢。

  贡江边上的建春门,是赣南的一座重要城门,而今依然巍然耸立。建春门码头一带,过去是赣州最繁华的地段,商业发达,酒肆林立。穿过城门的门洞,就能看到不远处贡江上的那座浮桥,它由近百只木船铺上木板用缆绳连接而成。自宋代以来,这里就建有浮桥,是赣州的重要标志和宋文化的象征,红军当年攻打赣州城时一度因浮桥受阻。现在浮桥下面江水悠悠,浮桥上人来人往,两边垂钓者怡然自得。黄昏和日暮,无论是建春门,还是建春门外的浮桥边,都会带给你一种历史的沧桑感。今天,赣州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已经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鲲鹏展翅,振翮高飞,一幅经济社会新发展的美好画卷正向我们徐徐展开。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