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别让心灵钙化
2019年1月2日 11:0:49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张方镇

  我的几个脚趾得了灰指甲,没怎么去管它,指甲慢慢变厚变白。某天,有一个指甲竟碎下一小片,硬硬的像小砂石,全然不是以前柔软有弹性的样子了,而只剩半截指甲的脚趾竟然没有一点痛感。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钙化”?

  小时候,冬天经常和祖父在同一个盆里洗脚,他那粗糙皲裂的脚掌、发白变硬的指甲和我粉嫩鲜红的小脚丫形成鲜明对比。“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未免夸张,但年华的流逝总是在无声无息中将生命慢慢雕刻成老树的模样。年少时毫无知觉,人到中年,渐渐稀疏的头发、增多的皱纹、老花的眼睛无不在提示:你已不再青春年少。

  让岁月改变的何止这些身体上的表征?

  曾经,有个孩子心地善良,父亲从野外抓回来一些泥鳅,养在盆里,预备做一锅鲜美的泥鳅汤。小孩因不忍心那些活奔乱跳的泥鳅被压在锅盖下活活煮死,偷偷地从盆里捞出很多放进了屋后的水池里。到了中午,父亲奇怪泥鳅怎么少了许多——他无论如何想不到七八岁的儿子有这样的菩萨心肠。

  曾经,有个少年,经常缠着奶奶做酒酿。在那个粮食稀缺的年代,做酒酿也是一种奢侈。但为了满足孙子的愿望,奶奶也会慷慨一回。但奶奶做梦也想不到,孙子缠着做酒酿的原因并不是喜欢吃,而是因为那位经常到村里叫卖“白药”(酒曲)的老爷爷是个残疾人,少年同情他,希望能多帮帮他。

  曾经,有个青年,他痴迷上了写作。他以叶圣陶、郑渊洁为偶像,立志要成为一名童话作家。他利用闲暇时间,自学创作理论,写下了十多万字的童话作品。然而,或许是才有不逮,作品始终未能得到儿童文学报刊编辑的青睐。

  如今,这个小孩、这个少年、这个青年又怎么样了?

  为了还房贷,为了子女教育,为了赡养老人,为了更好的人生……,他或许在认真卖力的打工挣钱;他或许在职场讨生活,察言观色、谨小慎微,希望得到老板的重视,更怕一不小心被老板炒鱿鱼;他或许办了自己的公司或企业,忙碌于管理事务,外表光鲜但内心焦虑……出门的时候,他总是行色匆匆,神情凝重,遇到熟人,脸上堆出一些机械的笑意,寒暄两句;偶尔经过乞讨的流浪汉身边,已不再投以关注的目光——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骗子呢?当然,他也早就不看童话和写童话了。

  诚然,在现实生活的层层打压下,很多人的心灵已经变得粗砺、坚硬。他们不再轻易怜悯和同情,不再轻易感动,也丢弃了很多曾经有过的梦想,他们慢慢地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有些梦真的是只能用来想的。——这是不是心灵的“钙化”?

  丰子恺是一位童心不泯的艺术家、教育家,他说过,“我相信一个人的童心切不可失去。大家不失去童心,则家庭、社会、国家、世界一定温暖、和平而幸福。”钱钟书与杨绛四十多岁的时候还会在果园里玩捉迷藏的游戏。他们完美的婚姻除了因为两人志趣相投外,童心童趣或许也是感情的保鲜剂。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经历了人生风雨的洗礼,但愿你在层层包裹、坚硬的外表之下,依然还保有一颗滚烫、火热、柔软的赤子之心。

分享到 转播到浙江微博浙江微博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开心网 开心网 人人网 人人网 推荐到豆瓣 豆瓣 搜狐微博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