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雪夜情愫漫漫
2019年1月15日 13:42:32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金晗玥

  转眼又等来一年冬,一场初雪也纷纷扬扬,如约而至。

  故人说,冬天最值得期待的便是这场雪。厚厚的雪是有灵性的,它覆盖了世间所有的污浊,眼见之处,都是一样纯洁的雪。

  故人也携着故事,踏雪而来。

  朋友简后来去到了贝加尔湖畔,在那儿留了很久。期间她更新过一条动态,一张合照,看得出那是往北的背影与简耀眼的笑。真好,所有人惦记的故事,总算在这个下雪的日子有了结尾。

  前日她给我发来信息,她说,“要下雪了,我打算回家来看看家人。下周五的航班,回头聚聚,浊酒一杯,人生还是宜向醉中看。”

  许久,她抛来一个问题。

  她说:“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其实不知不觉间都过去四分之一了。离家那么久了,几乎在外头吃饭都很仓促。冬天一来,感觉自己特别矫情,突然哪儿也不想去,就想和家人一起热热闹闹吃顿饭,就很幸福了。”

  “你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隔着屏幕,我笑了,不愧是十多年的朋友了,真的越来越像了。

  其实好几个礼拜前,我就有这样强烈的意识,很难说明白,就是很微妙的一种感情,在一些阶段总会突然发酵。

  几个礼拜前,家中堂姐订婚,按照婚嫁习俗,我和家里的几家长辈们坐在了一块儿,左手边坐着奶奶,右手边坐着爷爷。身边一圈都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爷爷奶奶们,关系很亲近,只是后来在外头时间多了,几家离得又有些距离,除了逢年过节,见面次数也就屈指可数。好不容易凑到一块儿,大家便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唠起嗑来,热闹得很。

  和老人家聚在一起,多的就是闲聊。夸夸你这些年出落得越来越亭亭玉立,多懂事,多孝顺,或者再说说小时候的趣事等等。

  但后来,一条鳜鱼,在内心触动了点什么。

  先说说我的爷爷奶奶。

  我的爷爷年轻时候是一位军人。

  在他身上,我明白很多东西一旦融进骨子里,便是一辈子。

  至少气质就是这样,因为是军人出身,所以爷爷在不笑不说话的时候,就是闷闷的,眉宇之间还是有些严肃,性格还有点倔强。在那年还没遭受突然的中风之前,爷爷行动可谓是雷厉风行,做事快,吃饭快。可后来还是有一点点受影响,用奶奶的话说,爷爷也逐渐开始学会了挑食,不爱吃鱼很多年了。

  平时在家的时候,就他们两个人。有时候饭点打电话回去,总会叮嘱奶奶别一周七天总是煮面条,菜要买新鲜的,想吃什么就买别舍不得吃。

  但每次奶奶总会在电话那头嘀嘀咕咕,小声说今天本打算烧什么什么菜,但是第二个菜才刚下锅,爷爷就早已一碗饭就着一个菜吃完了。每次烧多了菜,都吃不完,浪费了可惜。

  此刻,一盘葱油鳜鱼上桌了。

  平日里妈妈也很爱买鳜鱼,因为鳜鱼刺少,吃起来方便,营养价值也高。这时候,隔了个座位的小奶奶突然问我奶奶平日是否买鱼,说你家老头子心血管不好,要多吃鱼,鱼肉对心血管好。奶奶听闻,放下筷子,又开始她那一套陈故的吐槽。

  她说最开始买鱼很频繁,假若碰上新鲜的黑鱼,都挑最好的那块鱼肉。可是爷爷不爱吃鱼啊,每次买来都不吃几口,后来买的次数就少了。

  话毕,还特地看看我,委屈的一脸。

  我乐了,见状,便顺势夹了一块雪白的鱼肉,沾了汤汁,想夹给爷爷碗里。爷爷也很小孩子脾气,他试图想摆手推开我的手,我告诉他你尝尝,可好吃了,没有骨头的。他还是有点抗拒,但最后,爷爷拗不过我,还是乖乖的吃了那块鱼。

  大家看在眼里,又开始天花乱坠地把我一通乱夸。正当我不好意思,红着脸埋头吃饭时,感觉自己的衣袖被紧紧拽住。

  我扭头,是奶奶。

  奶奶拉着我的衣袖,我靠过去,她还像说悄悄话一样,挡着嘴,她说你再给爷爷夹一块,他平时都不吃的。你夹的,爷爷爱吃。

  你夹的,爷爷爱吃。

  后来再去细细品味这句话时,心里总有点五味杂陈,也惭愧。

  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和爷爷奶奶坐在一块儿,一起聊着天,一起慢慢吃餐饭,更别提给爷爷奶奶夹菜了。

  很长一段时间来,每次去奶奶家吃饭,都很匆忙,总是匆匆吃完,就跑出去串门也好,或是逛街。碰上家里包饺子、做包子、烫麦饼的日子,也总会让我们先吃热气腾腾出炉的第一锅,自己还两手糊着面粉在不大的厨房里忙着,所以吃饭时间总会被错开。

  以至于奶奶常说,怎么回家吃个饭,总弄得像逃难一样,一个两个都吃完就跑。最夸张的时候,奶奶还特地新买了沙发,说这样我们就能多坐会儿了。但那时候没在意这句话,现在想起来觉得多不好意思啊。

  记得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来自作家莫怀戚的《散步》。

  我记得它的结尾写道——

  “这样,我们在阳光下,向着那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到了一处,我蹲下来,背起了母亲,妻子也蹲下来,背起了儿子。我的母亲虽然高大,然而很瘦,自然不算重;儿子虽然很胖,毕竟幼小,自然也轻。但我和妻子都是慢慢地,稳稳地,走得很仔细,好像我背上的同她背上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

  其实我早已忘了当时老师是怎么教我们如何用最恰当的方式去诠释这段话,但后来和爷爷奶奶坐在一起吃完这一餐饭,好像能理解的,能懂得的道理更多了。

  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个人走得越远就越好,或许外面的世界,真的能满足自己更多的需求,但是一个人这辈子永远离不开的是家,是家人,是亲情。不论多远多久,都记得常回家看看。

  家里的老人总在盼着你多回家坐坐,热热闹闹围坐在一起吃顿饭,谁也不赶急,就这样粗茶淡饭,烟火里散着的都是团圆的美好。

  红泥炉火,绿蚁醅酒,冷风猎猎至,初雪簌簌落。

  初雪至,恍惚间,才知一年将尽。下雪的时候,格外想家。想老屋里那个不大的厨房,一家人挤在土灶前烧柴取暖,奶奶在做可口的饭菜,爷爷把灶烧得红彤彤的,总说里面有孙悟空在三打白骨精呢。

  简写了首打油诗——

  初雪记得说声爱你,

  小孩小孩快回家,

  就算快长大,就算去天涯;

  家是永远的牵挂,

  无论屋外,还是天涯;

  无论在春天,还是在冬天。

编辑: 罗锦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