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街道: 浦阳 |仙华 |浦南 |黄宅 |白马 |郑家坞 |郑宅 |岩头 |杭坪 |檀溪 |前吴 |花桥 |虞宅 |大畈 |中余
您当前的位置: 浦江新闻网  >  文化专刊  >  月泉
煮雪烹茶
2019年1月15日 13:44:26  来源:今日浦江 作者:梁永刚

  在古代文人看来,下雪天最风雅的事情,莫过于邀约三五亲朋好友,煮雪烹茶围炉夜话。

  呼朋引伴,煮雪烹茶,实在是人间佳话、人生乐事,听雪声,品茶味,想想都是美好的。大雪封门,寒夜时分,屋外朔风凛冽,雪花飘飘洒洒,屋内炉火通红,火苗噼噼啪啪。掬一捧无瑕白雪,倾入釜甑任其浮沉,顷刻间玉肌消陨,化为雪水。众人围炉而坐,轻嗅木香氤氲,静听汩汩水沸,手捧一盏香茶,闲谈人间百事,忘却世间烦扰,好一派“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的闲情雅致。

  雪与茶,一个是清新脱俗冰清玉洁的圣洁之物,代表着独善其身的节操;一个是清香四溢妙不可言的人间佳品,像极了君子之风。雪与茶结合,可谓是珠联璧合,雅上添雅,实乃俗世尤物,绝佳搭配。明人高濂在《扫雪烹茶玩画》一文里写道:“茶以雪烹,味更清冽,所为半天河水是也。不受尘垢,幽人啜此,足以破寒。”雪是至寒之物,却能破寒,颇有一些“以毒攻毒”的意味。

  古人喝茶,对环境和意趣颇为讲究,冬日里围炉煮雪,烹茶清谈,是至境,也是至景。明朝陈继儒《小窗幽记》说:“夜寒坐小室中,拥炉闲话。渴则敲冰煮茗;饥则拨火煨芋。翠竹碧梧,高僧对弈;苍苔红叶,童子煎茶。”“夜夜烹茶煮雪冰,今霄霁色十分澄。山窗坐落三更月,炉焰犹然煖气蒸。”

  不过,古人用雪烹茶也很挑剔,不是什么雪都可以用来煮茶的。“飞雪有声,惟落花间为雅;清茶有味,惟以雪烹为醇。”花瓣之上的雪,或者是未落地之雪,用来煮茶,最为美妙。清代震钧在《茶说·择水》中就曾说过:“雪水味清,然有土气,以洁瓮储之,经年始可饮。”《红楼梦》中第四十一回,妙玉招待黛玉、宝钗的体己茶就是用梅花花蕊上的雪煮出来的。黛玉问她:“这也是雨水煮出来的?”妙玉冷笑道:“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积攒梅花上的雪,化水煮茶,此种闲情雅致之举,倒是颇为符合妙玉的高洁心性。唐代陆龟蒙在《奉和袭美茶具十咏·煮茶》中写道:“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时于浪花里,并下蓝英末。倾余精爽健,忽似氛埃灭。不合别观书,但宜窥玉札。”在山林之中用松针上的雪煮茶,颇有隐逸之士的风采。

  其实,古人喜爱煮雪烹茶,不单纯是附庸风雅,而是缘自对雪水的认知。古人认为,雪从天而降,凝天地之灵气,通体透白,无暇至纯,是上天的恩惠,故而将雪水称之为“天泉”,乃是煮茶的上品之水。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腊雪甘冷无毒,解一切毒,治天行时气瘟疫。从中医角度来看,水为阴,雪性寒。雪为阴中之阴。寒能清热祛火,且有解毒排毒之功。雪色洁白无瑕,入肺经,善解肺经毒火邪热。雪化为水,水入肾,又有益肾养阴的作用。民间有用雪水治疗火烫伤、冻伤的单方,凡因上火而致的双眼红肿,雪水洗浸双眼,可消热散肿,雪水煮沸缓缓饮下,还可使醉酒者清醒神志。就连《红楼梦》中闻所未闻的冷香丸的配方中,也有一味雪水。

  白居易喜欢茶,他饮茶,十分讲究,对茶叶、水、茶具和煎茶的火候等,都有特别的讲究。他烹茶喜欢用山泉,但最爱的还是雪水,他曾写过一首诗抒发情怀:“吟咏霜毛句,闲尝雪水茶。城中展眉处,只是有元家。”

  古代的文人墨客有煮雪烹茶的雅兴,现代的文人也不乏其人,梁实秋便是其中一个。他在散文《雪》中详尽记述了煮雪烹茶的趣事:梁先生就刚落的积雪掬起表面的一层,放到瓶里融水后煮沸,用小宜兴壶沏大红袍。先生细品后猛嗅了几下喝干了的杯子,但是“一点也不觉得两腋生风,反而觉得舌本闲强”。梁实秋烹雪煮茶,实乃是妙趣横生。

编辑: 罗锦波